BAB 0.5

和家里人去看戏剧,他身边的人会是谁。

如果是Kowalski,他会对剧情人物滔滔不绝,连舞台布置都会是他津津乐道的话题。Rico刚开始进场还好,但如果他对这部剧不感兴趣的话中途会睡着,歪着脖子呼呼大睡。Private现在非常庆幸他没有买前面的位置,那样会被演员和前排观众嫌弃的。

但如果是Skipper,他会全程陪同他看完到结束才会问他感想,在问答的过程中他发现有时候他们俩的想法还真是出奇得一致。

舞台上演员们随着聚光灯来回走动在音乐伴奏下朗诵台词对白,他喜欢戏剧的一个原因是可以看到生活中的故事。没有人不喜欢故事,而一个好故事除了好的讲述人还需要精彩的剧情以及纷纶的观众。少了任何一部分都造...

我需要更多的tadahoney

窗外暗沉沉的天突然几个响雷打下来,浜田正本来插着口袋这之后听到有人尖叫一声往他这里靠近。闪电给了几秒的缓冲时间令他一瞬间失明,他眼睛能看到的全是白光留下的惨白影子。他感到怀里撞进了什么人,此时他抬着双臂作正常防卫的动作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在其中。

几个细微动作后,他的眼睛又恢复了原本的视线不过实验室因为闪电暂时断了电,这会在黑暗中他能感到怀里有个人捏着他的衣角发抖。

他不确定是谁,衣料摩擦的细小声音后他听出了她的声音。 

“Hon,Honey?”

双臂渐渐靠拢环在她肩口,他想确认是不是她。哈妮这会耳机里放着热情奔放的拉丁音乐,在他安慰的声音中她缓缓抬起头。如果这时候有灯的话,浜...

他几乎很少能见到眼前人敲着手指的样子,斜撑在地上的腿也一副随时准备出发的样子,他连头盔都没摘下来。他甚至都可以说他有些不耐烦。在黄色灯光的照射下,他如果问你在等谁,他只会笑笑再看着手表确认时间。你什么时候这么神秘了?他想问的,可浜田正要不是绷紧神经等谁来的样子他这会就会绞起手指来了。

他看起来非常紧张。

出现了!至少他立马握上车把拍拍后座急切要他上车的动作这么告诉他,他们等的东西终于出现了。

"等等,等等阿正,你能告诉我你在追什么吗?"

“你看到屋顶上那个人了吗?”

他指着屋檐上某个地方,在把着电动车的同时眼观八路追寻着屋上轻盈跳跃的身影。

他知道这次他追丢了就...

BAB 0.4

传文件送文件没有出勤任务他就在警局里做文书工作,比起书面作业他还是比较喜欢外出的任务。也不是他喜欢接触别人,他更喜欢不会说话的枪械,冰凉触感握在手里却比任何人都会诉说故事。他见过太多失去后的悲伤痛苦,很多人歇斯底里之后只剩下空虚的麻木。警署里除了乐极便是至悲,他需要一个地方来承载他紧张的神经。

警局里所有人都不敢轻易接见他,只因为第一眼他的狰狞疤痕使人心怯,他周身的气场也令不少新人望而却步。但和他一起出过任务的人都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拍档。虽然看上去凶狠,对特定的人和事来说他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提早下班他绝对会去的一个地方,即使驱车个把小时也要去的那个地方。路上会经过精雕细琢的城市...

BAB 0.3

他在这栋看似普通内里却无比骚包的建筑前犹豫要不要行动,他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因为有人曾请他进去过。而这个人不会是他这周发邮件的对象,而是房子拥有者之一且非常友好的女主人。

淡色浅色的漆覆着外表,爬山虎攀岩的灰白栋房连窗户都是那么不起眼,他难以想象里面会是另一道样貌。在手机上确认几天前的邮件是否发送了,上面的日期明明白白写清了时间和收件人的邮箱地址,除非他换了邮箱或是屏蔽了他或者其他什么的,可Kowalski还是没有收到那人的回信。也许根本没打开看吧。

按下门铃等了几秒,光秃秃的门上突然出现一个缺口,一个探测针一样的尖锐东西直冲向他的脸。Kowalski连连后退,差点忘了他们这里奇怪的安保装置...

BAB 0.2

三十岁男人的手指是有细纹的,当你出神地观察他时不管他在做什么你都会观察他的手指。如果你是家中年纪较小的孩子他会抬手轻轻抚摸你的脑袋问你怎么了。而你顶着害羞的小脸红着面颊小声但快乐地回答,没什么。你喜欢他右手上戒指冰凉的触感,在你脸上摩挲时带来的不是冰冷的温度而是男人温柔的情绪。

二十岁的男人在办公室加班到午夜,从校门口走出来裹紧了围巾,看到站在街角的你长腿三步并作两步朝清冷路灯下的你局促地打招呼,问你在这做什么时给你戴上了他的手套。冬天的空气里湿度也好冷硬程度也好,所有的一切都不及他牵你手的动作。你坚持不戴右手的手套,因为你想感受他掌心下细密的纹路。

二十过五褪下警服从警局出来伸着懒腰的男...

BAB 0.1

你在这所学校见过的人总是匆匆而过,不过你是能记住几个面孔的,在忙忙碌碌背着书包上下学的高年级中你有时候会见到的同一堂历史课里那个姓普蒙托利的家伙。作为高中即将毕业的一员他搞的事情还真不少,只要是校级活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你撑着脑袋兴致缺缺看着屏幕上直播的高中生辩论大赛,究竟是谁允许这堂课忽略书本观看市级辩论赛的啊。转笔、睡觉、看格子窗外校工清理草坪这些事他都干过了,他开小差时间之久以至于观摩了他们剪出兔子形状灌木丛的全过程,其精湛的工艺让他忍不住在手腕处鼓了两下掌。

看一眼墙上的钟,才过去了半节课。

他只好趴在桌子上“听”老师布置的课堂作业,从电视上人的叙事方式和谈吐姿态来看,他已经知道普...

Black and Blue pt.extra

^^^注意:有bg倾向 只建立在如果

^^但都没成

^谨慎下滑


*你要知道小P那种撑着下巴的直视是要人命的

P喜欢熟女 其实四兄弟都喜欢挑战他们权威的姑娘吧不只老大一个

别心疼Rico啦 他是闷声发大财的那种 没少吃豆腐

漏夫特说我有敏感词:(

^all兰


他在窗柩边看着下方习武的僧侣,身旁罩灯里的火焰瞬息万变,一会蓝色的火焰徐徐燃烧着幻化成了一个先魂。

莺莺的笑声不断环绕在他耳边,他也会回上几句巧笑倩兮着的先灵的话。

“这些弟子还不能出师,为什么不把他请回来呢?”

“他不想回来。”

武僧弟子的呼喝声不断,棍棒敲打地面的声音也不停。

“也许现在想了呢。”

先魂在空中旋转围绕在他周身,他不可能不被影响,蓝色火焰的温度可是烫得惊人。

“你还真是乐观啊。” 

“不然就不像我了,不是吗?”

他没有答话,眼神飘到寺院外的绿树下,这个季节的落叶差不多掉完了。

少林寺门口的陈小虎望着大门久久沉默着,深吸一...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