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起饼干来了?”

“怎么,我不能吃吗?”

他扬起一边眉毛看她把一袋袋花花哨哨的饼干往购物车里塞,“你这量有点多啊。”

“有意见?”

“没,我只是说说。”

“你得知道,”她指着货架上她够不到的那袋饼干,达什耸耸肩手一伸拿下来交给她,“我这是补充能量以及囤积足够多的分量。”

“我们家可有五个人。”

“我不觉得爸妈会偷吃你篮里的零食。”

“很好,达什。这车的东西付了钱后你一样都不准碰。”


“Vi——”

她简单应了一声,没丢给他一个关注的眼神。

“你吃个冰淇淋要多久啊?”

他坐在超市门口的小板凳上简直如坐针毡,手把在推车上...

他记得小时候的星星,他记得小时候天上的星星比现在要多很多。

晚上他会看到的,那一颗颗恒星作为夜晚的星星在天上闪闪发光,晚上一家人会在院子里看星星。他在这里就可以看到成天的星星,仅仅是在这里。

就好比,他在自己的卧室就可以看到那瞬息万变的行星。那夏夜的温度里天上闪烁的星星毫不吝啬地发着光,他只要踮脚就可以摘到任何一颗。

而他现在一个人。  

现在当然也可以和家人一起去看,但不是那个感觉了。

小时候的感觉和现在全然不一样,他已经不记得身旁人当时是什么表情了,他只记得那时候他手下撑着的草地有多尖锐,后院在雨后还是湿漉漉的,天上的星子有多亮。

小倩还在奚落他,他不满地大...

 “你来晚了。”

“抱歉,路上有事耽搁了。”

广场上等人的她把书本收入包中,挽住他提供的手臂在冬夜里呼出一口白气一同朝市集走去,他们在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采购。

“那个帽子不错,你觉得爸爸会喜欢吗?”

维奥莱特把它戴在达什头上,皮毛适当地贴在他金发上,她稍微踮起脚去抹他的一缕刘海并说。

“这个颜色很衬金色,我想他会喜欢的。”

“你打算给妈妈送什么?”

“我记得我今年的奖杯还没有给他们看过,不过妈一直想要一件新大衣。”

“没错,家里的每个人都等着看你的速跑奖杯。”

“Violet.”

他将帽子捏在手上,撇着嘴瞧她像一个要不到糖的三岁小孩。北欧市集的小摊连从居民楼一直...

“别让我接触阳光。”
“你是吸血鬼吗?!!”
“事实上,一部分我是。”
Whampire说话的时候尖牙露了出来。

“班在哪?”
成群挤在一起的小波波们指着靠墙的地方,那里有个单独的小波波。
他走过去蹲下和那个孤零零的小波波交谈:“没事的,班。”
“班,你不用怪自己。”
他只是沉默。
一道绿光后所有小波波变成了一个,班的面容重新出现在戮克眼前,他将手撑在自己额发上。
“我不知道,是我没能……”
“嘿,那不是你的错。”
他的手垂在膝盖上,因为他的动作。
班在黑暗下的绿眼睛璀璀生辉。
他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也在一件错误的事后,可他无法不注意他泛着波澜的双眼。即使他正沮丧着,他身上那略显灰暗的衣着,即使他盯着脚下的...

他们已经不小了,三个子女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工作。

他在商业街外徘徊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他工作的地方离这里明明有十万八千里。人群涌动,在全是人的街道上他感到迷茫无措。

行人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地,岌岌背着行囊想结束一天的行程。每个人的工作装束都不一样,可在他眼里所有人都是穿着灰色调的衣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汽车鸣笛声和地铁入口处上上下下的鞋跟碰撞楼梯声响彻在他周围。

手机搁在耳朵上和电话里的人交谈着,怀里抱着一张张印着黑字的白色公文纸,他想到,那只是纸而已。 

他好像是脑子坏了,他摇摇头,想着该怎么做。

他觉得这个身影有点眼熟。

可他看到那人转过身后他的反应是他最熟悉的事,他在...

“你怎么了?”

帕尔姐弟下午没事正搁在客厅看电视,达什这个闲不住的人第一个发现维奥莱特注意力不在屏幕上,她正弯着腰查看自己舒展的腿。

“抽筋了。”

他正打算把手搁回去,一眼瞄到她手中成形充能的紫色防护罩,他又把手放下来。他忍不住问,“你不会是要用你的光罩弄腿吧?”

“Well,真抱歉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有那么长的手脚。”

“我的老天爷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治愈功能?你的防护罩上去你可能会折。”

她还是吃力地去够自己的小腿肚,长发从右耳滑下垂落在膝盖。

“你为什么不把腿收回来?”

“你没听见吗?我抽筋了。抽筋你懂吗?”

他觉得好笑往边上看了一眼,嗤了一口气,“别别别,您悠着点。还是...

青少年最喜欢做什么?在逃避现实时跑去另一个和自己生活完全不搭调的小团体凑一脚来证明自己就是如此与众不同。或者他只是找了一个节奏稍慢的地方来缓解一下身边的快速发展。至少,他这么觉得。就那么几次,他希望自己的生活能慢下来。
所以当维奥莱特去学校找他时,他坐在汽车引擎盖上有一调没一调地回应。弟弟违心的反应使维奥莱特止不住扶额,她到底为什么会在这?谁来付她几小时的加班费?关键时刻达什总是不见人影。和杰克年纪相对较近的达什总在需要他时失去踪迹。
“听着,我不是爸妈,所以我不会管你最近在做什么。”她把手从腰上拿上来,努力想着该怎么描述才不会刺激到眼前青少年的健全心理,“你这么晚还不想回家?”
杰克耷耷眼皮,以简...

他静静走到流水细细蜿蜒的石块旁,足尖踏遍之地娟娟溪流缠上他的周身。那种只有水能带来的阴柔之感简直爬上了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阴冷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他朝洞外的光亮聚集处望去,这里的气息带给他十分不喜欢的厌恶之感。果不其然,陈小虎敛眉。离他几丈远的地方显露出了飘零长裙,他向前走了几步,收入他眼底的花小兰静谧地躺在冰冷的地上。

她安适地窝在那里,面容恬静从容,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发上。从她离开他们开始再也没有束起过,那些丝绢状如流水般的青丝从他掌心滑落。他不自觉蹲下身,不知什么时候伸出的手从她如黛的眉眼一路滑过颧骨。顺着肌理弯到唇瓣,手指犹豫着在她美好的脸颊皮肤上画圈,最后还是轻轻落在了那鲜红却显清...

成叔叔正面临着人生中的一大危机,坐在贵宾席里和所有正装出席的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他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郁闷,其他客人都在小声交谈只有他一个人弯着身子低沉状。

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他的侄女,要结婚了。

老爹在一边拿质疑的眼神打量这个结婚场地,从屋檐瞟到教堂玻璃窗,从主持台到脚下蹬的木地板,没有一处是顺眼的。

“老爹,你消停会吧。这是小玉选的地方。你看,布莱克警长也很高兴。”

“成龙,你别想骗过老爹的眼睛。这片地方只有你是最消极的。”

“老爹,你就饶了我吧。”

成龙沉浸在低迷的气氛里,场上的人都在为婚礼做准备,他看着花童带着花篮在他眼前转悠。浓郁的花香弄得他极不舒服,成龙只好...

下课铃一打,Kowalski连忙整理桌面摊了一堆的学习资料,在主讲师前脚踏出教室门后紧紧跟在他身后。

“教授。”

西装打领的男人没有停顿,一路沿着走廊前行。

“教授,我想过这个题目了,以我来看,用这种方式诠释这个项目最好……”

Kowalski一边抱着怀里的一大堆纸张,一边从包里艰难地拿出实验材料。

市区大学的主讲教授一路风风火火走在前面,只留给他一个腰板挺得笔直的背影,Kowalski不禁在脑海里搜寻这一周里任何可能影响教授心情的事件。

几秒搜索之后,Kowalski的大脑储存器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Kowalski跟在后头,只见面容姣好的教授走进办公室资料往桌子上一丢,靠在躺椅...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