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的,拖线,放心好了。”麦昆刚放下电话,车库里就多出了一个身影。

那个自来熟的意大利男人不知怎么进的车间,麦昆眉头立马撇下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

“噢,麦昆,我没看到你。弗朗西斯科还以为这是别人的车间。”

“外面那么大的‘95’没入你的眼吗?”

“我只是路过来看看我的实力对手。”眼神游走在车间的各种摆放,随手拿起台上一个方形小盒。

麦昆已经懒得扶额了,捏着眉心,“听着,贝努利,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请你离开我的车间。”

1号选手仿佛没听见似的,眉毛抬得老高继续把玩手上的东西。

“等下,那是……”

麦昆猛地朝贝努利垮了一步,“哇,放松点,我手上的难不成是你的赛前幸运物?”

“不,你在说什么?我有我的幸运贴纸,把它还给我。”

“噢,麦昆你想要它吗?”

“我是认真的,贝努利,快给我。”

弗朗西斯科越往后退麦昆越向前抓,两个赛车手进行着迷一般的行为,结果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撞到了脑袋,麦昆揉着头一只手撑着地支起身子,弗朗西斯科完全贴在地上,看起来他的脑袋更疼。

随着麦昆起身,弗朗西斯科也被一股力量牵引着站起来。

“我们完了。”他望着他们的手。

 

一路上有许多人朝他们打招呼。

“你好美人。”

“你问我旁边的人吗?他只是害羞而已。”

麦昆已经完全自动屏蔽了周围的所有事物,不生气不生气,比赛开始前他得保持冷静。

就在两人中间,他们自热下垂的手那里,两人的手被一圈光晕笼罩着。

这也是他们不得不并排走的原因。

与绿白红衣服男人和人打招呼的兴奋劲不同,麦昆满脸黑线。

到底是为什么他要和这个男人绑在一起。

“麦昆,这位美丽的女士想知道我们的手是怎么了,你能好心告诉她吗?”

意大利人碰碰他的肩膀,颇有点看好戏的语气在里面。

“这是个锁方,如你所见,我和这家伙连在一起了。”

尴尬地送走那位女士,麦昆忍不住拉下脸,天哪,他是造了什么孽。

身旁的男人又发话了,浓重的意语口音“麦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弗朗西斯科稍稍举起右边的手,那圈光晕被拉长,淡蓝色的手铐样物件还是圈着他们的手腕。

“这是个锁方,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等我们到了拖线会告诉你的。”

麦昆和弗朗西斯科往拖线呆的临时办公室前行的一路上风光无限,两个男人抢尽所有人的眼球。当然也不尽皆是好的方面,旁人的轻笑声无数次传到他耳里。

从进入透明的高端直达电梯之前,麦昆一直板着脸,倒是身边的男人不停地说说说。

玻璃门打开,拖线为两人引路。

 

“锁方是特工拿来培养队友感情的一种途径。”

“怎么个培养法……”

拖线上前为他俩示范,“拷上,锁上,好了。特别是为有紧急任务比如第二天要扮演情侣夫妇的特工设计的。”

“你是说,我和麦昆……哈哈哈,抱歉。”弗朗西斯科擦掉眼边笑出来的眼泪,“这对于弗朗西斯科来说也过于好笑了。”

“噢,天哪,如果我妈妈在这,我一定会对她说,瞧妈妈,我被绑在麦昆身边了,这多可怜啊。”

“如果你能闭上你的嘴,我会很感激。”麦昆忍了又忍,终是朝对方下了他一直想下的噤声令。

“很抱歉,那不是弗朗西斯科的作风。我说到哪了?噢……”

麦昆朝天翻了个白眼,双手环臂靠着墙看向另一边。

就在贝努利眉飞色舞陈述自己的观点时,拖线终于找到一个空缺来解释。

“你们不用担心,只要没上锁它很容易拿掉的。”

“拖线,你刚是不是给它上锁了?”

沉默三秒。

“……”

麦昆差点没跳起来,他已经忍了身边这个人快半小时的噪音了,他是来找拖线解决问题的不是加重的。

气急败坏将手上的锁方一拽,连着弗朗西斯科也往他那靠走向拖线。

“费恩怎么说?”

“我问过他了,一天一夜后自动解除。”

“这是什么特工集团啊……”

“英国,要知道英国可是个很有趣的国家。”

马上接话的拖线没有意识到他在补刀。

就要厥倒,想到他要和弗朗西斯科绑一天他就作势要离开这间高档办公室了。

“等等麦昆,也许我可以叫荷莉过来?”

“不用了,拖线,我会想办法的。过会见。”

电梯门在他们眼前合上,安静了几分钟的弗朗西斯科望着玻璃外的赛场。

“嘿,贝努利,我知道这很难……”

“嗯?什么?抱歉,弗朗西斯科刚才在想家乡的一首歌,你说什么?”

麦昆的眼皮成功耷拉到眼中间,这人简直一根筋。

现在怎么了,这个金发小子怎么又生气了?

不知道是谁说的意大利男人情商高。

 

他们试了很多,剪刀、锤子、千斤顶,没一样能打开方锁。

“我放弃。”麦昆宣布。

原先可以自由活动一个手臂距离的锁方现在也把弗朗西斯科拉下来坐到墙根。

“所以我们得一整天都拷在一起?”

看看是谁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浪吧。”

面对麦昆一脸怀疑他是不是撞坏了脑子的表情,弗朗西斯科继续说。

“我一直都想有一天能把你牵着鼻子走,我是说,领你参观我的车队。”

美国人将头靠在墙上,打算闭眼休息会,思考着他的幸运贴纸被他放哪了。

麦昆一只手放在曲起的腿上,贝努利即使蹲坐着身形也比麦昆稍大一些,他侧身看着安静下来的麦昆。

他闭着眼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不错的,他是指长相。

感觉有人盯着他,麦昆慢慢睁开眼,棕色的瞳仁望进温柔似海的眼里,第勒尼安海一般的蓝色。

麦昆挑起一边眉毛,为什么这个男人盯着他看?没想到他开口说话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我说你没我想得那么帅,但还是不错的,对吗?”

男人笑笑。

“是我错了,你是真的非常好看。”

“走吧,我们去见我的后勤组。”男人站起来朝棚外走去。

麦昆被锁方拉起来,这个男人搞什么?

 

噩梦,绝对的噩梦。

被介绍给他车队员工时,弗朗西斯科不止一次像好哥们一样勾住他的肩。

麦昆渐渐从尴尬的氛围中转变为接受的态度,他们很有趣,几次把他逗得不得不捂脸看向另一方。

手机的震动将他从奉承中拉出来,显示界面是拖线可爱的笑脸。

经过通话,他算是知道只要把锁方里的线解开对着它说‘任务完成’再将两个手铐样的东西并在一起就可以解开这短暂的束缚。

不由得冒出几个井字,叹了口气让弗朗西斯科随他到一边。

弗朗西斯科低头看着麦昆解开缠着他们的东西,他的眼睛,他从没这么仔细注意过,好蓝。这么近距离观察,他还是那个闪闪发光的小子,金黄的头发与他湛蓝的眼。这个美国人比他想得还要耐看,他的睫毛上下闭合,专心盯着他们的手,他眨眼的样子。

解开的锁方又变成了那个小方盒,麦昆将其揣进兜里,向弗朗西斯科伸出了手。

“那么,祝你比赛好运,弗朗西斯科。”

他们握了握手,在麦昆即将转身离开他身边时,弗朗西斯科拽住了他的手肘。

见前者一脸不解地望着他,他松开了紧拽他的手。

“没什么,弗朗西斯科也祝你好运。”

他看着麦昆渐渐远去的身影,有些不自在地抓了抓自己打理的锃亮的短棕发。

弗朗西斯科松开紧握的拳头,掌心里静静躺着一张贴纸。

黄底黑色勾边的闪电造型上面橙红的“95”格外显眼。

 

 

 

 

 

 

*拟人 写出来有些出入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15)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