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崩溃的萨布丽娜时候,他第一句就是。

“你搞什么鬼?!”

愤怒的语调没有平缓,他大步朝着萨布丽娜走去。

“你应该在宴会上宣布基金会的成立!结果呢?佩莫顿家大小姐一个眨眼就消失在会场上,你知道有多少人来问我你去哪了?连那该死的祝酒词都成我说的了!”

面对姐姐哭花的眼妆,二少爷不得不耐下性子同她一起坐在地板上。

见她不停抹着滚下的眼泪,奇普欺骗自己的良心将他极尊重的父母扔一边数落。

 “你知道吗?”

 “去他们的!”

“萨布丽娜,你知道本还在上高中对吧?我们家现在的钱有一半都搭在这个基金项目上。你不能就这样走出会场,把我一个人晾在那里。”

“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终于说话了,“她说她不想回来看我们。”

奇普是没想到这一出,愣了会,他马上瞪大眼看着她。

“那又怎么样?他们早就离婚了,这几年他们谁回来看过我们?”

“我只是想告诉她今天是我们的基金成立日,也许她会想回来。”

奇普想起他和别人签合同的时候,别人叫他佩莫顿先生之时,萨布丽娜在办公室玻璃窗之外站着。

“萨布丽娜,你来得正好。”他记得他说。

接着就是转身走掉的她,和扔下笔追出去一路小跑的奇普一声声喊着萨布丽娜。

现在想想她一开始就不支持这个项目。

他用本就嘶哑的声音唤她。

“萨布丽娜,为什么你不和我说呢?”

“我能告诉你什么?谁都知道佩莫顿家二少爷天天忙着和陌生人谈生意。”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那你手里的股份呢?你也是佩莫顿的一份子,是谁前些天飞去大洋对面和一些素昧谋面的人围着一张桌子谈协议的?”

“听听一个西装裤里装有消毒洗手液的人在说些什么,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这里一直有个空洞。”她指着心口。

奇普抓住她的手,抵在他的胸口。

“你以为我没有这种感觉?当他们抛下我,抛下我们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

“萨布丽娜,我会填补你心里的空缺。”

“我保证。”

握着她的手,他直接望进她眼里。

 

 

 

 

*

长大后的二少爷也掌管着大部分家产,换句话说,也是大部分佩莫顿的财产

萨布丽娜17 奇普13 本7  sab24 chip20 ben14读高中

 

评论

热度(3)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