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在一边看着不远处哀悼的人,尾巴在桥下风的洗礼中轻轻摇曳。

那人将花摆放好后离开了,从阴影里出来的德雷格面无表情地走到墓前,白色的水芋孤单单地靠在草地边。

他看了许久,一边的膝盖触及地面,蹲下身抚摸石碑上刻着的字。

成玉。

短短两个词,他用了极长的时间,尖利的爪子碰到的凹洼有些许的迟疑。

成龙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的侄女竟先于他离开,他看见先前男人脸上的悲戚。

冰凉凹陷的刻字完整呈现在他面前他想起那个女人曾说过,中国年的舞龙和他一点也不像。

是啊,一点也不像。

 

评论-2 热度-32

评论(2)

热度(3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