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眼的她的长裙拖在地毯上走得温温柔柔,裙尾上的串珠和水晶与细密的花纹。他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还留有她手心的余温,接着马上消失。沉默低头的男人,有人给他递了个话筒,他说,舅舅你得说致辞。噢对,差点忘了。他接过话筒,走到正中,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眼站在新郎身边笑着的新娘。又移开视线讲了起来,一开始还挺正常,不着心的寒暄和人物介绍,接着开始变得奇怪。

“我不祝福这对,也不想祝福,打心眼里不祝福。”

“你们也知道我会说什么,在今晚,此时此地,我不在乎男方,一点也不。”

“我他妈地一点也不在乎。”

在座宾客惊呆了,倒吸气的声音在厅内此起彼伏,已经有人撸袖子打算把他从舞台上搞下来了。 

“没错你们听见我说什么了,I don't give a fuck.”

男人说完摔话筒,随即立马快步走到一个人身边,走到笑得温文舒雅的新娘身边,被舞台上的发言惊到的她。他看上去有些紧张。做了几个深呼吸,他仿佛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踌躇过。

他伸出手。

“Come with me,honey.”停顿,紧张一笑,“Will you?” 

在看到他的举动后她朝他露出一个笑容,面前的男人难得一身整齐正式的西装。




新郎西装的男人走出大厅,穿着伴娘裙的小外甥女在后面跟着。

“舅舅,我们不是该去见新娘吗?” 

长腿在前走着,小姑娘跟不上了,一路下楼梯她的颤音和尖润可爱的延伸音。

“等等,你要去哪?他们马上就要开始了。”  

走出建筑外才停下,男人一腿蹬在一格台阶上朝她向上伸出手。

“跟我来好吗?”

搭上手的小姑娘被他带着走,“舅舅你要去哪啊?”

“去抽根烟。”

“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集合点集合吗?你去抽烟我去干嘛?要不我先回去?”

“You are coming with me.”,毋庸置疑的强硬语气。

“Okay.”她有些震震的。 

他握着她的手紧了些。

角落,车水马龙,耳边响着车辆行人的过路声。抽烟的男人一言不发,小姑娘开始研究起自己的裙摆来了,她光脚穿着的伴娘鞋,平底点缀着小花的珊瑚色。她踮起脚又落下,“舅舅。” 她唤。 

“嗯?”男人应。

“你是不想结这个婚吗?” 

一阵沉默。

男人嗤笑一声,“有太多我不想做的事了,但是,今天不算在内。”

“噢。”她低着头。

“露比。”

“嗯?”

“抬起头看着我。”

她照做了。

男人注视着她,红色的眼,她看不懂的一些情绪。

“答应我,你的大日子可不要像你舅舅一样被吓跑,”他说,“逃避永远不是解决的方法。” 

他的手扶上她的左脸颊,她这里的头发短一些,男人知道。她闻到男人手上淡淡的烟味。摩挲着侧发,小巧的花别在发上,及膝的藕粉色礼裙。

“等会接捧花可别摔了。” 

“我才不会呢。”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到如果露比婚礼他说完话把新娘送出去 他亲手把她送给另一个男人233你说他会不会说一些屁话,说一些脏话也可能。

前一个是 露比的场合 然后是老乌鸦的场合


评论(1)

热度(14)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