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and Blue pt11

在英国的第二年万圣节家里两个较小的孩子带着爱丽丝去讨糖。爱丽丝穿着妈妈手工做的服装,脸上抹了白白的妆和一些小装饰,穿着小蝙蝠装的Private和身上裹了几层卫生纸的Rico。爱丽丝想拉Skipper陪他们一起去,男人脸上有些挂不住,我年龄已经太大不适合讨糖了。顺便给了一旁捂着嘴嗤嗤笑着的Kowalski一个表情。

送走了三个孩子,Skipper立马把钻进小房间埋头研究的Kowalski揪出来披了个床单从大门口推出去。Kowalski一脸不愿英勇就义的样子,被Skipper一句,不,Kowalski,你还没到18呢。赶紧出去享受做小孩的日子吧。啪。紧闭的大门关在Kowalski欲说还休的脸前,他还是去追他家的弟弟们吧。

难得可以放松。

男人一小会放纵自己的个人时光。

四个孩子后来后悄悄在他周围撒上了讨来的花花绿绿的糖果,点上南瓜灯。

他醒来就是这一场景。

 

那场变故过去之后,Skipper的意思很明确了,Rico年纪还小可以哭发泄,你不可以,Kowalski。

你是第二大的兄弟,你得给弟弟们树立榜样。如果以后我发生了什么,你让两个弟弟怎么办。Kowalski当然是说不出的委屈,那也是他的母亲,凭什么只有Rico和Private能宣泄感情?那时候他还不能从Skipper的角度去体会他的感受。

Skipper终是叹了气,你要是难过可以来找我。

除了Kowalski,Rico也会跑去Skipper的房间。

没有了母亲的家,好生冷清。

Skipper会掀开被子让他进去,那时候养成的习惯吧,Rico总会在他床上睡。不过大一点后Skipper就不允许他爬进被子里了,于是只能各个方向趴在床边。

Skipper睡觉从来都不喜欢拉窗帘,永远敞开着让月光流入,洒在床铺上,洒在他脸上。Rico有时候半夜来,Skipper已经睡了,他就会静静地站在床边看着他。和父亲相似的面容,却拥有母亲柔和气质的他的大哥。

他也不会流泪,葬礼上哭光了,那接下去的一系列事情也耗干了他的眼泪。背对窗面呼吸的Skipper,Rico默默爬上床搂住他。他只想珍惜现在拥有的东西。

 

而Private去Skipper房间是为了好玩,首先他恋兄,对Skipper很亲近。其次,Private是在没有父母亲陪伴下长大,和父亲相处的时间基本没有,母亲也很快离去。他记忆里只有很少关于父母亲的关联,简单来说他缺爱。他是四个中最不记得父母的。

 

在另一个夜晚同样在窗前望着Skipper的Kowalski,望着拥有那种普蒙托利家最浓的气质的大哥,他一定会笑,那遗传自母亲的隐忍优雅气质。然后笑着笑着就噙了泪,他明明是在哀悼思念母亲,可他想喊的只有Skipper的名字。

 

四兄弟里长得最像母亲的是Kowalski,有父亲那种研究东西的执着。最像父亲的是Rico,在他身上有那股人之后对自己东西的狂野。Private则是父母结合体,有父亲的五官也有母亲的柔和相貌。Skipper有着父亲的容貌,但是母亲的气质在他身上是最浓的。

十九岁之前Skipper对弟弟们是兄长的对待方式,十九岁之后则更倾向于“父亲”。

 

在回国之前兄弟们去了母亲最先的家,在温馨的小排房里,设施摆放依然如故。各自在房子里游荡,Skipper瞧见了父母亲的婚纱照,和放置在床头的相片。瞧,他们年轻时候的样子。在遇见你们之前的样子。

 

“请不要觉得我很冒昧,我只是想知道你这个年纪当爹是不是太早了?”被一同走在登机桥的人问道有些愣住的Skipper,看他那样子好像憋了很久实在忍不住才来问的。他看了看身后三个拖油瓶,笑,“你误会了,先生,那是我的弟弟们。”

旁人有这种疑惑是可以理解的,首先,他们容貌相似,再者,他们身边没有父母样的人,所以被问到这种问题还是情有可原的。

偌大的飞机候客厅里,看弟弟们无聊忍不住提议的Skipper,“Rico,带Private出去转一圈。”

Kowalski在自己本子上记录着,他问身旁看新闻的男人,他们回去该待在哪。

“你记得我们的老宅子吗,Kowalski?”

“那座在第三十七大道黑尾街的房子?”

“没错。家门前的洋丁香一定开得正旺吧。”

“回家,Kowalski,我们回家。”

飞去英国是一个冬天,而在一个夏天他们回美国了。

 



*普蒙托利的气质他们都有 只不过最浓,最像母亲的是S

到这里 英国部分结束了

评论-2 热度-45

评论(2)

热度(45)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