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帽与大灰狼的三十种打开方式

1
她跑啊跑,在树林里奔跑着,身后有东西在追她。

狭长的红披风飘在脑后。

猩红与深棕色。
她悄悄绕过去躲在一处树干后,鞋跟踩在高土上险些滑下去。狼高亢的鼻息在她周围环绕,光裸的双手抵在粗糙的树干上,紧闭双眼尽可能靠后。

狼终于绕到了她面前,左嗅嗅右嗅嗅,长鼻子伸到她束身马甲衣襟前闻嗅。

然后没了声,他一屁股坐下来,前肢乖巧地贴在地上,一条大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 
“Okay,okay,你抓到我了。” 
小红帽的手放在他的脑袋上揉揉揉。
“Come.” 

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Who’s a good boy,Who’s the big boy.”
他把肚皮露出来,背蹭在地上,发出狗一样舒服的哀鸣。
马匹的嘶鸣从他们身后传来,一个惊觉站起来。

红披风拖在地上,狼也爬起来跟在她身后,尖尖的耳朵竖起。
“Go.”
她对他说。 
狼朝她嗷呜了一声往森林深处跑去。
马蹄声渐渐接近,来人在薄雾间猛拉缰绳。 

“我可找到你了。”
“Miss Riding Hood.”
“Sorry,我得来这里采些汤的材料。”她笑得可爱。
“Eh,Miss Riding Hood,我能载你回去吗?”
“不谢谢,我自己能走。”
“但是回去的路遥远又崎岖。”
“没事我可以的。” 
“Miss Riding Hood......”
他似乎有些为难,小红帽将手搭上骏马的脑袋侧面抚摸了几下。 
“See?I can handle.” 
她朝前走去。
“Miss Riding Hood--”
他驾马追上去。 
在他们身后,有一只大尾巴狼隐蔽在树与树之间悄悄跟着。



村子

在屋内煮汤的小红帽听到窗外一阵阵的嚎叫,端出汤盆盛上了配料丰盛的浓汤。 
“你来了啊。”
狼抬起埋在汤盆里的长吻部算打了个招呼。
她也端了一碗坐在椅子上喝了起来。
狼三下两下就舔完了食物,走到她面前寻着尾巴饶了几个圈在其脚跟躺下。
“呵呵。”
“月色真好。”
她说。


2
村子里有吃人的怪物,不知是谁传出的怪闻。
从来和平的小村庄居然接连开始发生事故。
在喷泉眼打水的小红帽见到村长就急忙提着桶跟上去。
“我们这里真的有野兽吗?”
“Miss Riding Hood,please.”
“You don't know?”

“在我们下定论前请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
“我不想给村子添乱了。” 
“人们处在恐慌中。”  
门在她面前关上。
“Well,not me.” 
她耸耸肩,提着水桶回家。
路上许多人在讨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你听说了吗?”
“可怜的老杰米……”
在家门口放下水桶,擦擦额上的汗。
有一条尾巴尖在她撇向一边时消失。
她踮着脚尖,靴子踩在绵软的雪上。在她屋后,有一只狼正在啃咬残骸。
耳朵动了动,狼面向她。
小红帽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做。
狼朝她露出了尖尖的犬齿威胁道。
她想,她应该向村长报告。
可是她委下了身,试探性地伸出了一只手,朝着狼的方向。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狼的四只爪子踩到雪上留下了血印。
狼也小心翼翼地朝前,就和她正在做的一样。
然后,扑向了她。


3
在林间摔倒又爬起来的小红帽提着裙摆不要命地向前跑,她喘着粗气。她已经跑了很久了
可身后的狼还是不肯放过她。
篮子掉在了脑后她也顾不及捡。
野狼穷追不舍,她耳边风的呼啸声嗡嗡而响。
狼一个跃身,跳到她面前的石块上挡住了她。
小红帽停了下来。
他终是找到了她。


4
狼群的嚎叫在耳后,被人围捕的独狼孤军奋战着。
猎人的十字弓对着狼。
狼与众人对峙着。

咻。
箭矢进入皮肤,狼倒下的方向对着人群中唯一一个披着鲜红衣物的人。


5
长着狼耳朵的少年给歇息在树下的小红帽送来了一朵黄色的野花。
从巨树上方斜下来的温暖阳光幸临着她的面容。


6
箭矢相抵。
“你对我的族人做了什么?!!”
他大吼道。
“为什么你不自己来试试呢?”
她将十字弓对准眼前的男人。


7
她躺在他的怀里,男人长着柔软皮毛的爪子一遍一遍捋着她的长发。
拉住他的衣领。
向上盖住了他的嘴。


8
“狼先生。”
“狼先生,你在哪?”
狼现身了,从四足踏地变为两腿站立接触地面。
小女孩从篮子里拿出了花束。
“这是我为你摘的,狼先生。”
狼没有说话。
小小的她走向前。 
狼又变回原来野狼的样貌。
小红帽有些怯生生的但是顾足了勇气,
倾身亲吻了狼的吻部。


9
她尖叫着,因为她衣裙上那只正在撕咬她裙衬的狼。


10
狼是群居动物。
头狼必须有雌狼。
他总会看见的,
月圆之夜会在林间出现的,
一头巨狼和他身边的一位红兜帽下的年轻女子。


11

最好的一次,他们坐在桌子两边面对面喝着热茶,相敬如宾。

 

12

现代车来车往的摩登大街,一身小红裙的女生在路灯下低头看着手机。

该死的家伙,她抬眼望着昏黄的灯光,咒骂道。

精致的细高跟踩在人行道上,褶皱的裙身延伸到膝盖那,左手从双手交叠的姿势脱出,翻了翻红色的小皮包,没有零钱没有卡片,什么也没带就在大半夜出来。

都是那个该死的蠢蛋,半路不知道找谁家的妞去了。

烦躁地踢了下混凝土地面,红色发箍的蝴蝶结跟着抖动。

“小姐,需要搭车吗?”

他在马路对面看到了那一身扎眼红的小姑娘,身边没有伴再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八成是被约会对象甩了。

寻着声源她望向路灯下笔直站着的男人,一身灰的男人。

 

13

从学校放学的小红帽将手插在卫衣的口袋里,一路低着头。

与之同一条道路走过来的上班族擦肩而过。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两人同时停了下来。

 

14

她总是偏激的,沉寂的狼人与总是和他争锋相对的小红帽。与他吵嘴,他不会反击她,但是在她下一句话说出口之前,男人拉过她的手腕,锐利的爪尖嵌进在她细嫩的手腕,有细小的血丝滑下来。

“你这个混蛋……” 

她闭着的眼有泪流下来。

 

15

“小红帽,别再去找那匹狼玩了听到了吗?”

“好的,母亲。”

可是她喜欢和小狼一起玩,年纪相仿的两人总能在树林里找到新奇的场景。

他们有一天夜晚发现的萤火虫,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追着萤火虫到处跑的两个孩子,笑得很开心。

握在一起的双手,倒在地上的两个孩子。

“她就是不听话。”

哭泣的母亲用手绢擦着眼睛。

被枪杀的友情。

 

16

“你确定吗?”

“嗯。”她坚定地点点头。

“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走?”

“没错。”

“一旦我们离开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愿意,只要和你在一起。”

他牵起了她的手,在夕阳落山之前跑进了森林。

“快跑!”

被村民追杀的两人跑到了悬崖口,他们停下望望对方的脸。

身后愤怒的喊叫和燃烧的火把离他们越来越近,小红帽对他笑了。

“你相信我吗?”

“永远。”

于是,在对望了最后一眼后,仰身而下的两人再也没有什么牵挂。

 

17

他竭力将她的手从他手心里揪出来,“求你了,快走,Red.”

“不,不不,我不想走……”

泪流满面的她伸手去抚摸他的面容,可狼的身体被猎人击中了,背部的血不断涌出。

他趴在地面上,用着最后的力气,朝她笑了。

 

18

在森林的尽头,他们漫步的旅程结束了。

没有话语,也没有任何肢体动作,他们只是微微朝对方笑了一下,便一起走出了树林,朝着村子火光冲天的地方走去。

 

19

她狠狠皱着眉,手中的扳机扣也不是不扣也不是。

颤抖的手被狼厚厚的爪子抓住了,慢慢慢慢地望他心口那里送。

“开枪吧。”

他温柔地说。

 

20

那名被诅咒的少女又回来了,回到了村中,村民们拿着武器在恐惧中颤栗。

红衣似血,从来就没有人喜欢过她那身过于招摇的红色。

帽子遮着她的脸,红风衣又护着她的人,她整个人都沐浴在红色中。

她走到空地的中央,打开了自己的袍子,在她的怀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小狼崽。

 

21

“别,你弄疼我了。”

嬉笑的声音变为吃痛,狼人收回自己的犬齿,用手掌去抚摸她纤细脖颈上的血丝。

再倾身,粉色的舌头舔上去转而吮吸起了她细腻的皮肤。

 

22

哄着怀里的婴儿,她在屋内走来走去,在窗前站定,看着外面的月色发愣。

远处的山峰上似有一头狼的身影。

“怎么了,亲爱的?”

丈夫从背后拥住她,她连忙摇摇头。

“没什么。”

 

23

“我会松手的!向天发誓,我会松手的!”

拉满的弓箭直对着面前的狼,饱含眼泪的她一边的马尾辫垂在肩侧。

狼举着双手,没有说话。

只是直直地盯着她。

拿自己的白底裙身撕扯下来给他包扎臂肘的小红帽一边哭一边骂,大打大骂说他是混蛋。

然后语言匮了乏,揪着他的衣襟泣不成声。

他抬头望着天空,就在她低头哭泣时,他将手搭上她的肩头。

 

24

她不只一次见过那头狼了,就在所有村民们忙着拿武器守村口的时候,那头狼只是徘徊在远处,不进也不退,踱着步来回观察她。每每看见那头狼,他总是会用那双郁金色的眼睛望着她。

和村民们说的不一样,她没有看到狼眼里的凶狠。

希冀。

狼当然不会有希冀这种眼神,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狼仿佛是这么想的。

就好像在说,

他们是同类一样的眼神。

 

25

这是这个月她第五次从家里溜出来了,将自己隐蔽在斗篷下,只露出一双眼瞧着寂静的夜色。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些什么,也许是一个奇迹吧。冬天刺骨的风滑过,连火焰也融不化的坚冰被一声狼嚎给击破了。化成人型的野狼来到她面前,他不爱说话,但是他的眼睛总是在诉说一些不可明说的情绪。有些粗鲁地揽过她的脑袋,两人开始在清冷的月光下激吻。

 

26

她看着人们把那头灰色的狼架在木棍上抬到火堆前,有人在大声做着总结。

“从今以后,我们村再也不会被这些劣等生物侵袭了!”

村民的欢呼声吹响了最后一声号角。

狼被架到熊熊燃烧的火上。

火焰逐渐吞噬了它。

她流着泪,不知是为了同乡欢呼,为了自己堕泪,还是对狼无声的哀歌。

 

27

说不出口的情愫,她总在他转身离开之前满怀希望地望着他。

可当狼转变为原来的野狼样貌时,她也从未说出过一句话。

而狼在叼走村里的牲畜时也会回头望她一眼,为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她读不懂狼。

但她希望自己可以。

 

28

听说住在森林的野狼会把你吃掉,千万别走近那片森林。

总有人不听劝,在森里里迷了路后,来人找到了林中的一个小木屋。

有人开了门,来人躲在草丛里。

出来的是一名披着红斗篷的妙龄女子,随后跟着的是一身灰的男人。

女子在花丛中摘起了野花,男人就在身后看着。

她站起来,把一朵红色的小花交在男人手心。

男人将其拉近,在她额际落下了一个吻。

 

29

森林里的狼会把你吃掉。

小红帽走进森林。

认真摘花时,感到背后有一阵炙热的鼻息。

在她还没转过身之前,一个身影一跃而上。

野花地只留下了一个竹篮筐。

 

30

森林里的狼会把你吃掉。

在其尖利的爪子和无情的锋利牙齿下,荡漾开的裙身包裹在主人身上。

宽松的风帽被他一举扯下,在嬉笑和柔情阳光下进行的这场仪式。

连绿叶都羞红了脸。

 

 

 






*

不是狼叔就是野狼或者狼崽
不是萝莉就是御姐或者少女

不是人外就是狼人

向世界安利Revolting Rhymes  

前几天看了差点没把我弄死……当即决定写一百种打开方式…………但是只写出了三十种(捂脸

写不出那种狼叔和姑娘小红帽的感觉(难过

评论

热度(17)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