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cia 下

逃出生天的两人,被炸出爆炸范围后昏迷的小玉先醒了过来。渐渐回焦的双眼,小小的双肘撑起身体,她迷茫地望向沙漠地。她看到了,那一边趴着的是她朝思暮想的人。

“龙叔!!”她喊道,跑过去摇他。 

“嗯?什么?怎么了?吃午饭了吗?” 

“龙叔,我们逃出来了!”

“我们逃出来了?!我们逃出来了!”

“太好了!小玉!你没事吧 ?”

她摇摇头,除了身上的衣服刮擦了许多外,并没有什么大碍。

在他忙着穷开心的时候,她转过头去看熊熊火焰燃烧着的白色建筑物。

 

恶成龙,一个恶趣味十足的家伙。

看够了也玩够了宫殿主人和随从大声宣布打算烧了成玉。

听到这个消息不恼也不怒的成玉冷笑一声。

“容我询问为什么吗,大人?”

她瞪着他的表情绝不是出于好奇。

“你不知道吗?”他将手臂搁在膝盖上,“这儿的传统。祭祀。”

 

成玉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她知道这一天会来。

她只不过是重大节日前的陪衬罢了,少女望向装饰华丽又缺少灵魂的墙壁。垂下的缦纱遮着窗外习习吹来的凉风,更别提那股鲜花甜腻的味道了。

守卫没有给她系上绳索,那是明天的项目。

她在阳台看着漫无边际的沙漠和闪烁着银色光芒的天空,可在漆黑的天幕上星星是那么耀眼。

她想到。

 

 

所以在他们把她驾到长木杆上时,她也木着一张脸,扫向火场最佳观赏点大爷坐姿的家伙也是淡淡一瞥。

吃水果的人一停,“慢着慢着,你怎么不叫呀?”

见她低着头不回答,恶成龙走下宝座。

“这可失去了许多乐趣,你说是吧?” 

他问身边的手下。

“你确定不想说些什么吗?”

他弯着身子对到他腰际的小美人直面问道。

沉默。

“好吧。”他原路返回,手又一摆,“送上去。”

 

后来他又反悔了。 

看着火苗尖不断燃烧向上跳蹿,即将触到少女娇嫩的裸足,而事件的主人公依然冷着脸双目无神地盯着地面,好像地上有金子一样。她脚踝上叮呤作响的玲儿有意无意牵动着某人的心。

但是在他给出命令前,他的宫殿爆炸了。

从远处传来的爆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直到他们脚下的场地也开始摇晃。

怎么回事?

当然是龙叔放的炸药了,当然是他整的幺蛾子了。 

但是龙叔这个正人君子怎么会如此,他只是,顺着铃声一路前来搞得他有点不正常。沙漠这个地方又干又热也搞得他不正常,再者,他侄女还没找到,他更不正常了。于是,在顺着老婆婆给的铃铛找到宫殿后,他抱着也许在这里能找到小玉的心思偷偷遛了进去。放倒了几个守卫后,左侦查右侦查,居然直接跑进恶成龙的房间。他贴着墙走只听到了声音没看到脸也没多想,只当是个待解决的小boss。

“先生,你要的东西到了。” 

“啊。” 

放在手上端详了会。

一串各色的玛瑙手链雕刻着奇异的形状,琉璃色、牛奶白和金色厚条纹覆盖的刻面,有几颗还刻上了玫瑰攀枝的样式。 

他冷哼一声。

收进手心,把人劝下去了。

继续支下身躺进豪华的枕巾毛毯里。

 

他终于是找到了小玉所在的房间,躲过守卫倒吊在房顶,他去撩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小姑娘。在她叹气时像个猴子一样瞎动,终于碰到了她的头发。小玉感觉有什么在天花板上动她,站起来一看,惊喜地叫出声。

“龙叔!”

“嘘嘘嘘嘘嘘,小玉,被发现了我们都逃不出去了。”

“噢。” 

她赶紧捂着嘴,黑色的稍长刘海有几丝被藏在她手掌下。

成龙算是放心了,宽慰一笑,担心了那么多时日的小侄女就在眼前好好的,毫发无损。

在他没来得及跳下来去拥抱好些日子没见到的小侄女之前,守卫进来带走了“祭祀”女孩。

他伸出的手收回去,在她回过头来用口型喊他名字时,成龙第一次觉得他很没用,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但是他还是给了她一个坚定的手势,“我会去救你的”,他同样开口说着无声的话。

 

 

在打倒了几个守卫,从天而降的完美落点后除差点滑倒在boss面前外没什么差池。

“放开我侄女,你这个混……”

他像是当机了,“你你你你你是谁?”

“噢,这就是你说的能踢我屁股的家伙?”

拜托两位大佬能不能看下场合,地面在震动石块在掉落你们是瞎的吗,垂着半眼的小玉无语了半天,早就知道这两位会是这样见面了。

“那么,小玉的叔叔,能否请你告诉我你是以什么为生的?”

“我是一名考古学家。”

“等等,我没听错吗?考古学家?”他和成龙面对面靠近二人转之时,恶成龙又回过头去和火焰上的姑娘交谈。

“哈哈哈哈哈你真以为这是个能打败我的人,小玉?”

“嘿,别和我侄女套近乎!”看到他转回来的脸后,成龙的声音又稍稍低下去了几分底气不足了,“不管你是谁……”

“和我长得一样的怪家伙……”他嘀咕到。

“少废话!”恶成龙语气一拧,冲上去就是一顿揍。

“那个,龙叔……”成玉思考着要不要插句话,“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

“再过一分钟你的侄女就要成烤肠了……”

招招接过又还回去的成龙有点忙不过来,“小玉,你等等。”

“啊,你们这些家伙不要来碍事啊。”

他周围跑上来的恶成龙的手下给他添了难题。

“自己玩去吧!”

借助臂力跳过一个家伙的肩膀后,成龙将后面上来的跟班全部推给了恶成龙,乘这个机会赶紧往成玉那跑。

急急忙忙解开粗绳,他还没来得及心疼小姑娘手腕上的红印子就被背后的暗器砸中后背。

“谁扔的木棍?这可不是很礼貌啊。”

“龙叔。”

“好好,我知道了,小玉,我马上带你出去。”

“你身上有什么不要的东西吗?”

成玉疑惑地往衣兜里搜了一圈,摸出了那块曼陀罗玉。

“很好!”他将只到他腰际的成玉抱起,“抓紧了啊。”

抱着小玉打算用一个吊在天花板的粗绳秋千摆荡过去,还是没能逃过追上来的恶成龙。

“放手!”

成龙嫌恶的表情都快烧穿那只抓着小玉的手了,恶成龙挂了彩的脸丝毫不受影响,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添上颜色的。

建筑的石块纷纷落下,脚下的震动越来越厉害了。

“放手吧。”

成玉说。

恶成龙看着她,惨淡一笑,然后放了手。

他推了小玉一把,推向成龙,然后他们在荡过去时候,淹没在了浓烟中。 

成玉小孩子的同情心发挥了作用,她拉拉成龙的衣摆。

“龙叔……”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玉。”

“可是龙叔……”

“小玉,没时间了!”

“小玉,快把你的石头给我!”

也没有考古学家的自觉,自知它价值不菲,忍痛割爱之前问了她一个问题。

“这是那家伙给你的吗?”

成玉点点头没说话。

在关键时刻扔出去触发最后一个机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扔得又远又准还带点小仇恨的感觉。

爆炸将他们轰出了宫殿。

 

“小玉,你看。”

他指着的地方一片紫色花朵的天地,从她脚下一直蔓延到地平线的一端。

握紧了拳头,她手心里那串玛瑙项链静静躺着。

 

你看,即使是荒漠的沙丘也能开出紫色的花朵来。

松香,她闻到了松香。

 







上篇


*Acacia

洋槐 

隐秘的爱,隐居的美人

评论

热度(2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