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玉是个怪孩子,来到美国没有人愿意和她交朋友。教学楼入口,她一个人站着,漠然的眼神。她很小,就和其他小学生一样。人群中格格不入的她是个异国人。永远是一个人上下学,背着书包沉默寡言。

他看到了,那个在人群中静静站着的小女孩。

他也嗅到了,和他有相似的地方。

同病相怜。

那是孤独的味道。

 

他就蹲在学校厨房后门的垃圾箱上,阴影遮着他的大部分身体。

那个孩子出来了,依旧沉默地低着头。

他笑了。

爪子在金属翻盖上拉出白森森的痕迹,“逃学吗?”

“你为什么在意?”

“因为。”他跳下来,绿色的皮肤暴露在阳光下,和他那不可一世翘起的一边嘴角。

“我们是同类人。”

“你觉得呢?成玉?”

 

成龙最近发现侄女经常早出晚归,她回来的时候总是笑着的,他很高兴她终于交到了朋友。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了老师的电话。

“成先生,你的侄女……”

 

夜晚的学校,闪着刺眼灯光的警车和赶到的成龙。

他看到的,他的侄女和一个绿皮肤的龙样家伙翻出了铁丝网。

老师及时拦住了想追过去的他,“成先生,别过去,他们很危险。”

“我侄女才不危险!”

“我知道,我是说她身边的那个人……”

他们周围摆成一个阵势的警力和停满校园的警车阻拦着他前进的脚步。









*写着西玉又想写德玉了(捂脸 


2017-12-28JCA德玉
热度-39

评论

热度(39)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