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布丽娜第三次被楼下的猫叫声吵醒,掀被子翻身下床,念着该死的蠢猫她走到窗边。

窗帘布一角外面下着雨,淅淅沥沥的雨落在地面上,他们这栋“夺来”的第二幢豪宅灯火通明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

WHAT THE FUCK.

Chip?!

他就站在楼下,没打伞也没打算进来什么也没做。

蹬蹬蹬下楼,跑到玄关拉开大门就是一顿痛骂。

“你大半夜在外面做什么妖呢,啊?!”

她一开始没看清,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昏暗。

他没有说话,身上穿的还是那件针织毛衣。

“和你老爹去缅因回来脑子坏了吗?”

将他拉进屋子,扯到厨房随便拿了条毛巾扔在他身上。

“说话啊,你这是成弱智了吗?”

她用指尖推了他的肩膀,还是没反应的奇普耗掉了她最后一点耐心,她这才发现他脸上脏兮兮的。

翻了个白眼,发出厌恶的一声叹息,“老娘没时间陪你。”

“擦干净赶紧滚上去睡吧,傻弟弟。”

“Sabrina.”

转身回了他一句极其不耐烦的“What?”,有眼泪从他脸颊上滑下,看得她一个震惊又嫌恶的激灵。

他嘴张着,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Sabrina,我没父亲了。”

“什么?!”她发出失笑的质疑,“你不是才找到你那个有钱还不挣黑钱的爹吗?你不是才从实地考察回来吗?”

“他不是你的父亲?!”

毛巾挂在他的身上他也没拿来擦,雨水一直从他的边边角角落到地板上。

看不下去又想知道真相的萨布丽娜一边问他一边给他擦干头发,擦了会才意识到这是块厨房抹布就默默停了手,抹布就那么垂在他脑袋上。

“Oh god,别在我面前哭,Chip.”

“I couldn’t help it.”

伸出手去触碰她的奇普拖着哭泣的长音,萨布丽娜翻了个白眼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就那么让他慢慢靠近。

她不擅长这种场合,如何安慰伤心的人不在她的高中课题里。

嫌弃地小幅度拍了拍他的背,这家伙现在是完全把脑袋抵在她胸前,双手紧捏着拳头也不知道在空中抓些什么。

“God,Chip……”

“那个巴克利不是你父亲又怎么了?你还不是一样有钱?!好吧,重点不是这个。”

“别哭了,天哪,你哭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Man up!”

奇普毛糙的头发接触她的脖颈,一抽一泣摩擦她裸露的皮肤都是大动作。

勉强将手臂环在他身后,安慰性质地拍了两下他的头。

“好了,这下我身上也沾上泥土了,Chip你可真会给你姐找事。”

他颤抖的身体仿佛比她的薄睡衣还要单薄。

“为什么我会被牵连进这种事啊……”

嘴上这么说着,她也没推开哭成傻逼的奇普。

“你可真给佩莫顿长脸。”

她将脸埋进他还不算结实的肩膀,拥住了他。


评论

热度(1)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