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ose Old Days CH.5

小年轻挤在一起的哄笑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回头给同系院的人一个嫌弃的眼神。 

“你们在搞什么呢?”

推推搡搡的斯莱特林学生还是止不住窃笑,如果杰克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就会发现有人在极力隐藏背后一个闪着诡异粉光的瓶子。

损友忍不住问,“你没感到什么吗?”

“你指什么?”

憋笑憋得很痛苦的同僚继续道,“比如胸闷,心跳加速,体温上升这样的?”

“我很好,没病。”

“我先回去了。”放下餐具的杰克忍不住从这些笑得跟黄鼠狼一样的人中离开。

等他淡定回宿舍,他才有些走不稳,按着胸口走到宿舍里,他有些呼吸不过来脸也透红着。 

“Hic……”

双腿发软,他抵在墙上抓着领带极力喘息,沿着石彼慢慢滑下来。

“Hiccup.”

 

十几岁的年纪,第一次喜欢的人。

 



月光下溺水的少年,醒来后已是几个世纪后,身边的人和事物他都不曾熟悉过。冰冷的湖面上他慢慢升起,睁开眼照面的清冷月光,不止他的眼睛有了变化,他的棕发也转变为了银色。 

他记得那个学校的校长问他,想加入他的学校吗?

他的能力不是天生的,对他来说更像是后天的一种诅咒。

 

 

“杰克我不该在这的。”

拽着他手就是不放的杰克另一只手盖在自己额头上装睡,“可是我好无聊,嗝嗝你都不知道斯莱特林的人平时都干些什么事。”

“待在别学院的公共休息室是违规的!”

“好好,我知道了,十全十美先生。”

“杰克,你没有在听!有人要来了!” 

休息室外传来了报“纯种”口令的声音。

“喏,套上这件。”

“什么东西?你就打算让我套个你的袍子?” 

“不要?那还给我。”

“Frost I swear……”

“Yes dear?”

没等他咬着牙说完他就不得不迅雷不及掩耳套上了他斯莱特林的银绿色条纹巫师袍。

也就是说杰克现在只穿了衬衫毛衣和长裤躺在沙发上装死。

“Wow生面孔嘛,怎么以前没见过你,杰克的大红人?”

进来的学生手插在裤袋里径直朝他走来瞄着他身后沙发上的某个人,果然这学院的人都是公子爷吗,嗝嗝忍不住汗颜但还是得摆出打哈哈的架势。

“啊呵呵,我比较怕生都躲在寝室不见人的。”

他用宽大的袍子遮着自己的脸好让那人不记住他的脸。

“别遮着脸嘛小美人,你这面孔看样子不是很适合待在斯莱特林,”来人指着他温和的绿色眼睛和卷曲刘海的柔软棕发, “在我看来,你待在赫奇帕奇准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要哥哥罩着你吗?”

他打算去碰他脸上可爱的雀斑。

“请别……”

有人挡住了他伸出的手,“一边去,达利。”

“哦哟,还真是你的人啊,杰克没想到啊。”

“别在意他,杰克,这家伙被女朋友甩了这几天正在消化期。”

另一个赔着笑容的斯莱特林把达利往后拖。 

“嗝嗝我们走。” 

拽着他就往外面跑的嗝嗝特别想往他的皮鞋上来一脚,刚才装死的人是谁?这时候倒要他走了什么毛病。

 

嗝嗝忙着作业,用速记笔一边说一边捂额头还得忍受边上杰克喋喋不休的胡扯。

“Jack dude,你这样我没法写作业。”

“正合我意。” 

一把将他从座椅上拉起来走出了图书馆。

嗝嗝被强制拖着走脸上满是问号。

 

你只看见一个斯莱特林的家伙迅速溜到赫奇帕奇的餐桌和那小个子的学生说了几句就拉着他跑出了大厅。那个赫奇帕奇嘴里的食物还没有吃完就被他拽走了。

走出宽广的走廊后,杰克站在水果盘子的壁画前极力做着鬼脸。

“天哪杰克你在搞什么鬼。你是在告诉我画上的梨会理你是吗?”

话音刚落,发出窃笑的绿梨扭动门把手,厨房的门为他们打开。

目睹此景,嗝嗝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木着一张脸任凭杰克拽他走。

厨房里忙活的小精灵并不是很想理他们,杰克一个劲在餐盘上偷东西吃。嗝嗝简直一个头两个大,“你抓我来就为了偷吃?!”

“重头戏在后面。”

嘴里咀嚼食物的杰克说话模糊,还塞了个蜂蜜蛋糕在嗝嗝嘴里。  

“我们是要要去囚林。”

“What?囚林那是什么东西??”

抹了一把嘴的杰克重新说,“禁林。”

“……” 

举着一根手指组织了半天语言的嗝嗝还是没能反应过来,“‘禁止一年级任何学生进入黑暗禁林’这句话你哪里听不懂?”

“No,I get that,I speak English.”

他早该明白诺斯的这句话在杰克耳里属于鼓励性质。

“杰克,你为什么总把我牵进你的乱篓子里?”

“你放心我一个人吗?”

“Yeah pretty much like that.”

在森里里乱转的两个“显然没想清楚”的家伙已经在一个地方停留了许久。

“Jack放弃吧,无论你想带我看什么。”

“No,Hiccup,没找到它们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固执地往一个方向走的杰克提着灯眼睛紧盯着前方,“等等,我看到什么了。”

巨大的身形,白色的厚皮毛覆盖了全身,以及头顶上方扎着的小辫。

很荣幸地,新进来的两位一年级新生在开学没多久就犯了危险性质的校规,在被诺斯的雪人管理员请回城堡后,他俩确实是吃了不少苦。

 

“Jack,在禁林的那个晚上,你想让我看什么?”

多年以后的一天,嗝嗝突然想到这件事。

他笑笑,“我想让你看看独角兽,月光下皮肤泛着银光,威风凛凛的独角兽只允许有纯洁心灵的人靠近,我们去说不定还能摸上两下。”

“你啊。”嗝嗝无奈地摇摇头。

“So,有遇见过独角兽吗,Hic,在这么多年后?”

“Sure.”

他的眼神落在他们交握的双手上,杰克带着玩世不恭的笑脸假装不经意紧了紧他们十指紧扣的手。

 

 

 

 

 

 

 

 

 

 

*这是一个关于少年爱慕少年在其中得到释放的故事

2018-01-14Frostcup
热度-5

评论

热度(5)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