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ose Old Days CH.11

随着布斯巴顿学校的学生们进入学校大堂,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对霍格沃茨的一些人来说。  

“Humm,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我们周围的伙计都像中咒一样傻掉了?”

对漂亮丝绸裙包裹的优雅法国人不为所动的杰克朝后小幅度倾斜了下,好与嗝嗝隔着背小声对话。

“我不知道杰克,不过我听说这次陪同来我们学校的布斯巴顿学生中有媚娃的后裔。”

“哦~”缓缓挺直身板的杰克一下了然,这解释了他身边神情呆滞如雕像的同校生们,“哼,男人。”

听到这话,嗝嗝嘴张了又张还是没能说出什么,仿佛咽下了盒子里味道最古怪的多味豆,你不是吗?他在心里默默吐槽。

“所以你觉得呢,嗝嗝?”

“我认为她们是非常优美的物种。” 

 

第一场比试早早守在看台上等躲避呼啸而过的龙的两人抢到了最前排的位置,嗝嗝乖乖扶着把手看身边的活宝左下右上跟随人群的浪潮起落。

他打趣道,“这可是你的活啊Hic,我们伟大的驯龙师怎么不去秀两手?”

“小声点杰克,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再说我们的资历还远远不够。”

“那些龙一点也不像我的无牙。”他小声补了句,“我上场肯定得被抽筋扒皮。”

“没那么夸张吧,嗝嗝,早知道我也去投个纸片了。”

“你可算了吧,要不是我拖着你这会你准在竞技场上和龙搏斗了。”

“哦,是吗,能被哈道克三世先生这么说也不错不是吗?”他朝嗝嗝挤了挤眼睛。

“嘿,你小心点,别掉下去了。”

他赶忙拉住快要摊进危险场地的某个家伙,诺斯凌厉的目光扫射过来,“校长看过来了杰克你这个笨蛋!!!”

“Chill,我和Santa可是老交情了。”

给高塔教师落置处抛了个媚眼换回诺斯怒视的杰克收回视线乖乖坐好,平静了半小时后他又嘴角一跳拉着嗝嗝跑下了木楼梯 。

他们从比赛观众席溜出来,跑到走廊石柱包围的空旷场地想要去追比赛选手却被另一个景象阻止了。有一个完全一身黑打扮的陌生人正行走在霍格沃茨城堡里,没有教师袍也没有学生行装更不像是别校的陪同学生。他正急着赶去某个地方,手中的魔杖紧紧扣在手心。

“嘿!你迷路了吗,先生?”

他松开嗝嗝的手朝那个背影喊了一声,男人明显是听到他讲话了但是脚步没有停下,即将消失在拐角处时杰克朝着他举起了魔杖。

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奇怪巫师的魔法光线射向他一个击打将他击倒在地,随后那绿色的诡异光束直接击中了他身后的嗝嗝。没有呼喊也没有挣扎,睁大眼的嗝嗝捂着胸口倒下。

被巨大力量轰倒在地的杰克用前肢费力前行去够昏倒的嗝嗝,巫师出手是如此之快他甚至都看不清他的脸。

“Hiccup……”

那个家伙并没有因此停手,此时正利用另一种奇异的咒语吸食嗝嗝的生命力。在邪恶光晕下的杰克拾起他的桃花木魔杖对着释放强大魔法的家伙一个咒返回去,绿色的光芒几乎刺得他睁不开眼,但他还是一步一步朝着黑衣人行进。

光波相撞,杰克的蓝色光束在他怒气的带领下以及他自己冰法的能力下吞噬了黑衣人的绿色光束,且冻住了他拿魔杖裹着手套的手,黑衣人一卷一角逃走了。

艰难地扶着被打伤的一只手臂,拖着身子去嗝嗝那的杰克从没有这么绝望过,他还要做多少次这种事才会意识到有一天这些看似不经意的意外会要了他们的命。

“对不起,Hiccup。”

“Hiccup,别闹了,我们还要去看比赛呢快起来。”

“……”

“Hiccup.” 手撑在他瘦弱的身板上,呼唤声变成了哭腔。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扶起来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着医务人员进建筑物内的,杰克的视线一直是模糊的,望着远方没有焦距。 

“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诺斯,杰克他不是故意的。”

“我给他们的机会还少吗?!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出人命……”

“诺斯……”扑扇着背后翅膀的牙仙低头不说话了,关上医务室门之时她给了杰克一个失望的眼神。 

Pitct守在他身边,诺斯之前吩咐他,“别让他再出岔子了。”

“Frost,你这次可给自己捅了大篓子了。”既不是宣告也不是嘲讽,魔药课教授只是给了一句中肯的评价。

“I know,”他低着头望着石板地面,许久的沉默后,“我先回宿舍了,你如果不放心可以跟着来,Professor。”

听到这句话的梦魇放下了交叠的手臂,这小子是不是也被伤着了,居然肯叫他教授了。

“不打算等你朋友醒了吗?”

“……他不会想见到我的。”

 

走回宿舍的杰克听着竞技场上轰雷的欢呼声,霍格沃茨的勇士拿下了第一个金蛋,他拧着眉头,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嘿,斯莱特林赢了第一场比试!”路上刚回来的学生拉帮结派地朝他走来,他们因喜悦而欢笑着围住了他,“伙计,我们赢了!”

“别挡我的路。”他甚至都没有抬头去望他们。

“这是你的衣服对吧?斯莱特林?我们怎么会是唯一几个在庆祝的人?”

男生激动地捏着他的校服肩摆,依旧笑着和他套近乎。

“我说了让我走。”

他握住了那只伸向他的手,力度之大男生的面容开始发白,并不是因为手部的痛觉而是面前人的眼神仿若冰霜一般寒冷。

“那人什么毛病?”

被甩在身后的几个学生面面相觑,“我们是被施了幻象咒吗?斯莱特林确实赢了啊。”

 

几乎是跑着回去一路上耳中充斥着其他学生喜悦呼声的杰克砰地一声关上宿舍大门,靠在门上久久没有动静。滑下门框缩起身子,他闭上眼睛任凭回忆占据他的头脑。

在学生们的欢悦闹腾声里,在师资为了那个陌生人忙得焦头烂额之际,他的脑海里出现了火红色的羽毛和浴火重生后的一只生物。

幻想中似乎见到了预兆的杰克,在一番周折后拿着找来的可能是救命之物奔向校医处,他眼角的眼泪告诉了他悲伤之后的喜极而泣是什么感受。

于是,在拿着一张他这辈子最纯良的脸去见诺斯时,他举着手中的两样东西微微发着颤,打着石膏的手臂使他看上去有些可笑的滑稽。

“Mr frost,你不能用龙血和凤凰眼泪混合使用,哈道克三世先生会有生命危险的。”

“你能试试吗,求你了。” 

这个平时气焰嚣张的小子从没有用这种语气求过人,他晶莹的蓝色眼里有着明显可见的泪水。

望向诺斯的校医助手为难着脸, “随他吧。” 

霍格沃茨的校长发声了,瞧着两孩子止不住叹气。

 

 

睁开眼的嗝嗝捂着额头止不住呻吟,打着吊手连忙站起来靠近他的杰克看起来十分滑稽。

“老兄,你看上去糟透了。”

“我不才是那个中了咒语快要撒手的人吗?”

“没错,那个人是你。”

他终于笑了,热泪悄然隐去。

 

 

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发生,杰克倒是成了刻苦学习魔咒的人了。

“Dude,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们俩灵魂交换了吗?”

“不,嗝嗝,认真学习是我们作为学生的一种品格。”

“你知道诺斯延期比赛不是为了让我们学新咒语吧?”

“是是,为了纠出那个可恶的神秘人,整个学校连同争霸赛的友校都休息了三个周期。”

“现在,试试这个新咒语。”

在他面前鼓捣了半天的杰克这会终于有了行动,把着嗝嗝的手接着说,“现在试想一些快乐的回忆。”

“呼神护卫是不是太过了?”

“Hiccup——”

“好好,我试我试还不行吗?”

 

 

没什么兴致又本来就不是社交达人的嗝嗝在冰雪覆盖的礼堂内完成了一支集体舞后和女伴打了招呼就溜了出去。

“你会错过舞会的。” 

他知道身边跟过来的人是谁,“那就错过吧。”

“能告诉我是什么事情打搅了你的心情吗,嗝嗝先生?” 

“我没事,回去跳舞杰克。”

撇下眉却挤出微笑的杰克也在露天台阶上坐了下来,双手插进口袋里,“你不回去那我也不去了。”

冬青木做成的装饰品和无处不在的槲寄生点缀了整个礼堂附近的一路石壁,杰克手在空中轻轻一转,一股白色霜花在他们眼前落下,他们待的小角落下起了雪。 

嗝嗝埋在自己的臂弯中闷着脸,“你知道礼堂里的雪够多了。”

“没错,我知道。”

城堡上方的月亮挂在空中给他们的轮廓照上一层轻柔的月光。 

 

 

 

 

 

 

 

*

这两个笨蛋是属于自己有情况但是自己根本没注意到的那种 他们需要别人点出来

 

所以杰克执念那么深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2018-01-30Frostcup
热度-4

评论

热度(4)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