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ose Old Days CH.12

“Reducto!”

一击闪电样的咒语滑出去击中小巷木门,被包围的两人立马找到突破口边撤边反击身后的巫师。

邪恶巫师们漆黑的外袍拖在湿冷的石板路上,如摄魂怪一般紧追不舍。

“Jack!”

“Expulso!”
将巷子窗桅上的居民花盆和脚边的木箱堆在一起,杰克一记飞沙走石使炸开的木屑泥土暂时遮挡了巫师的追捕。

 

 

幻影移形到一处老旧房屋躲避的两人拍拍身上的尘土,嗝嗝叹口气幽幽地说,“那怎么会是个好主意?”

“什么?”杰克对着壁炉举起魔杖,“Incendio.”

立即点燃的壁炉闪着火星,拉开窗帘一角观察了半天确认没人追上来后杰克放下帘子。 嗝嗝委下身察看屋子的摆设,“这里曾经有人居住,不久前。” 

“是啊,现在他们都搬走了。”

走进厨房放上水壶,拿过茶杯碗碟的杰克倾着身子朝门框外的嗝嗝问道,“所以,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点起烛火,在书落里寻找线索的嗝嗝眼神紧盯着笔记,接过杰克递来装在精致花卉茶杯里的热茶,他眉一抬,“Really?”

“嘿,我打赌原主人也会拿出它们招待我们的。”

大大方方陷在扶手沙发上神色都不曾变过,杰克托着装饰灵巧的骨瓷碟享受自己泡的茶水。

地毯上盘腿坐着的嗝嗝抿了一口茶,“We wait.”

 

 

“嘿,你们哪个部门管辖的?”

“哪也不属于,不过也许你听说过霍格沃茨?”

魔杖尖抵着自己下巴作思考状,嗝嗝一个劲在一边暗示他闭嘴,优秀的魔法学生报出了自己的底细。

“学生来这里干什么,快走开。”露天楼梯上的魔法部成员捏着魔杖小声唾弃,“不知死活的小屁孩。”

他俩赶紧逃跑,主要是嗝嗝拉着杰克跑,“嘿,我还打算和那家伙理论一番呢。”
“闭嘴杰克,你想被他们抓到送去办公室吗?如果那样今年的学院奖杯别想要了。”

“你们赫奇帕奇吗?I’ll say.”

“JACK!!”

“Okay okay Jeez.”

猫着腰看大路边上有没有敌人的嗝嗝背后有个喋喋不休的杰克,“怕什么?我们已经是六年级生了,可以处理这些危险项目了。”

击退几个邪恶巫师魔杖激光的嗝嗝一路小跑和跟在后面慢慢悠悠挥魔杖的杰克形成了对比。 

“Jack Frost,你赶紧给我滚过来!”

“Coming Hiccup——”

见他向他伸手,嗝嗝朝天翻了个白眼还是拉s上了他的手,杰克在心底暗笑。

交握在一起的一瞬间两人身影消失在街道上。

 

 

后来他们激斗场面见惯了就也不哭天喊地了,地上有个昏迷的人只要施个Rennervate等他恢复意识。

见他醒了,嗝嗝跑过来拍拍他的脸,“没事吧杰克?” 

“Yeah.” 

在他呻吟时侯嗝嗝已经念了“愈合如初”处理其伤口,痛苦的骨节回位和伤口愈合过程又痒又难耐,杰克在地上搬着腿呻吟受不了火烧般的不适感,于是掰过了身边唯一可以拽的东西——嗝嗝的脑袋。嗝嗝就维持那个强行弯腰的姿势,等杰克从他脸上退回去后,他整个人都“什么鬼杰克?!!”

“抱歉我现在好了。”心虚第一次出现在某人脸上。

 嗝嗝捂着胸口因震惊大喘着气,张了几次嘴只能憋出一句,“我看也是。”他摇摇头又说, “算了,要喝水吗?我脆弱的伤病员?”

瘫在地上的杰克看上去就像一团软泥,十分应景地小幅度点了点头。

“Aguamenti.”

樟木魔杖尖清水喷泄而出,嗝嗝朝靠在他怀里的杰克微笑,“喝吧杰克。”

喝得太急被呛到杰克小声咳嗽着,扶着他肩的嗝嗝还得注意头顶上方混乱的战况。

“You know,Hiccup,I  can get used to this.”

“别贫了,站得起来吗?”他无奈地笑笑。

杰克在嗝嗝的搀扶下站起,后者拍拍他的背,“快跟上。”

扶着自己腰的杰克只能跟在嗝嗝后面漫步,该死的黑巫师哪不打偏打他腰部以下。

 

如果你想看这两巫师成长到什么地步,不妨回到他们六年级时大战过的伦敦大街。
作了五年吃瓜群众的两人终于在巫师大战中出了自己的一份力,在魔杖放出的力量促使满大街浮现破损建筑物和到处堆着的石块木板后,杰克在街道的一边望见了握着魔杖呆立在街对面的嗝嗝,几乎是想也没想,他就冲过去抱住了嗝嗝。

感到背上抱着他用力的双手,嗝嗝的双眼重新呈现出绿色的柔光,他也攀上了挚友的脖子,“嘿,杰克,这一战还真激烈啊。”

他们高年级有一段时间在学校外一起击杀敌人,在躲避邪恶一方追杀的同时还可以跑跑跳跳开对方的玩笑,那一段时间可真好啊。

学生真是太好了。

 

2018-02-06Frostcup
热度-3

评论

热度(3)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