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ose Old Days CH.13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念咒时的心情吗? 

我感觉很奇妙,甚至连灵魂都飘离了我的身体。

 

 

 

 

…………

 

 

 

 

 

 “The thing is Hiccup.”

“我不知道我以后要做什么,出了学校我不知道以后去哪里,我不像其他人一样都有明确的目标,做傲罗做司法部部长等等等等。有些人也许会开个商店,做个默默无闻的小巫师也是好的。但是我,我不知道我以后要做些什么。”

“That’s not true Jack you know that.”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归属的地方,包括你杰克。做部长也好做商店主人也好,也许隐匿在麻瓜中间也是好事谁知道呢。”

“那,我的未来会有你吗?”

“杰克?”

“会,当然会。你的未来一定会有我。”

“我向你保证。” 

 

 

对嗝嗝来说,他的契机是无牙。

他腿软跪在地上,到最后都站不起来抓着衣衫流泪,手心还有那串反着奇异光芒的项链。 

令魔法界差点翻天的消息嗝嗝要付一部分责任,他开始觉得无牙的离去给他带来了太多悲伤,他想让他开心起来 ,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起来的笑脸,他再也不愿见他如此失意的样子了。

 

 

拿到赫尔加赫奇帕奇的金杯时,嗝嗝怔怔地看着刻有象征赫奇帕奇的獾,他手上的金戒指闪着诡异的光,仿佛有人在蛊惑他饮下杯中的水。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和耳边巫师们使咒的声音中他照做了。

喝下赫奇帕奇的水他也就中毒了,倒在地上杯中的水泼洒而出沾到地面慢慢腐蚀着其人的心智。 

“Dude what were you thinking?!”

“我也不知道,有人,就好像有人在劝我喝下里面的水。”

杰克蓝色的眼睛瞄见了嗝嗝撑额头右手上的金戒指,他手一伸摊开掌心,“给我吧,Hic,这戒指不像他们说得那么好。”

“只要让我好好睡一觉这戒指去哪我都不在乎。”

杰克眉头紧皱瞧着手心里的戒指,他从哪找来的这东西来着?

 

 

 

施咒轰开门,走路带风袍子敞在地上拖了一路,外袍下摆随着主人的动作一路拖着地面,冲进去格挡左上右下各个方向回手黑巫师的攻击,完美连击侧面的攻击靠意识与多年来的感觉全都挡下,属于赫奇帕奇的黑黄巫师袍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中显现深浅颜色。

咒语从魔杖尖发出的点点亮光,施咒之快墙壁上的火光随着黑巫师落到墙根一盏盏熄灭,挥了一整圈魔杖的嗝嗝快步走到室内漂浮着的黑色魅影前毫不犹豫下咒,“Expelliarmus.”随后给了黑衣魅影一个重击,轻飘织物下竟空无一人,那只是一个被人操纵的傀儡。

听惯了流言蜚语的他不禁眉头紧锁,那个人真的重新出现了。 

杰克从门后小跑来,围巾还没来得及摘,喘着气问,“我错过什么了?”

和他走在一起的嗝嗝突然快步拐进小礼堂的方向轰了一扇门就进去了,搞得杰克非常懵逼。

 

 

 

随着时间事物的变迁,他们面对博格特时的样子有了改变,杰克不再是他孤身一人,呈现在他面前的则是嗝嗝的尸体和悲痛欲绝的他自己的背影。

他在这个画面前动不了也什么也做不到。

 

 

 

你有没有想过你之后的生活会是怎样?如果继续生活在这个混沌的魔法界,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报着不同的想法活着。

那面容看似带着善意的家伙自称曰为“丑骑”,男人手攀在他安坐的高扶手椅上围在他周围对他游说,轻击魔杖给杰克看了一段他“未来”的画面。

有一个跪在地上的他和躺着没有了呼吸的嗝嗝,血在他们身上肆意流淌,嗝嗝摊开的掌心还有他的樟木魔杖,安静偏向一边的头和他即使闭着眼还是在朝他微笑的样子。 

杰克,别担心我。

掩面哭泣的杰克在其垂下的魔杖边施了一个永恒咒语,那个时空的杰克选择永远停在那一刻。

还没完呢?你想知道你的另一个选择是什么吗?

画面里面无表情的杰克揣着一个有时间器械,他低头调试着手心金色渡边的怀表,手指调回一个时间段, 他只是一味地回到这个时间,回到嗝嗝死去的时间,分毫不差。

而真实世界的杰克正目睹着这一切。

 

 

 

你知道最糟糕的是什么吗?当你溺水之时,我看着你沉下去

我甚至都不愿帮你,我只是站在那看着你溺亡 

他带着哭腔说道,He can’t help it

他控制不住 

And I don’t want to help you

在历史的过去,他曾经见过杰克溺水的样子,虽然他知道他只是个局外者,但是他连脚步都不曾迈动,只是站在那看着他落入湖水的拥抱

仿佛冰柱的腿和僵住的身体,只有清泪滑下脸颊

 

 

 

 

这一次不一样,我一定会救你的杰克。

他拿不定主意,他想的他知道的一下子都颠覆了他对生活对自己的认知。和许多学生一样,他选择留了下来。于是在他第三次路过八楼那面墙时,来去屋为他打开了大门。

他听说过这个地方,为那些迷茫的学生提供他们需要的东西。他走进去,整个室内只有四壁火把与几张简单的木桌。他拾起桌上的魔杖,由樟木与凤凰尾羽组成,那是他的魔杖。也就是几秒的事情,魔杖化作青烟消失了。嗝嗝摸摸自己的口袋,他自己真正的魔杖还在那。随着桌子的摆设走下去,一把老旧的飞天扫帚,破损的样子和木把手上的刻痕。嘿,这不是他一年级用的那把扫帚吗?和之前的魔杖一样,随之消失的扫帚下他看到了那本没有封面的书,四学院的历史在打开的书页上跳跃,银色字母下的霍格沃茨格外柔美。手指触到的羊皮纸上逐渐显现出历届学生的名单,他的手停在那个名字上。

所以,有求必应屋告诉了你什么,嗝嗝?

他?我确实是发现了自己应做的事,走出来之后的嗝嗝阴沉着脸望望手上的那件东西,赫奇帕奇默默无闻的学生从未这么胸有成竹过。

他没有告诉别人的是桌子尽头有个布满灰尘的木箱,他在里面发现的东西,一条镶嵌着蓝黑色宝石的项链。

花了一会去思考这是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想起来了。

四年级那会,夜半幽会学院一角被雪人发现跑进密道前将东西藏起来的那个夏天。

雪人移动着拖把一般的长毛和巨大的体型追,嘴里吐着迷之北极方言还提着个小灯笼追着两小孩到处跑。

他跪着的地方有一个被时间遗忘的东西。 

杰克从袍子里掏出项链,为了一个赌约不得不戴上杰克要求的东西,嗝嗝半挑着眉,“满意了吗?”

 “Totally.” 他欣喜的表情带着沉醉,以及他深陷其中的笑容。 

 

被提着领子捉到Fairy那,她给他们讲话时,Bunny插着双臂走来,随着边上与之聊天的诺斯,Santa一捋胡子高兴地大喝,“都聚在这做什么呢,那么热闹?”

诺斯当然看到了他的雪人,牙仙给他让位后,望见眼帘的那两个人他立马拉下了脸。

“噢,杰克啊,还有嗝嗝,你们又做什么了?”

连语气都低落了下来。

“没、啥事。”

诺斯摆摆手,不想毁了大好的心情,他转而和雪人讲,“下次等他们真犯了什么大事再捉他们来,还嫌学校的事不够多吗?”雪人委屈巴巴,嘀嘀咕咕翻译为“他们夜不归宿,我才捉的。”诺斯捂了捂脸,“算了算了,我告诉你,下次再看到他们俩在打什么鬼点子,直接给我扔到黑湖里面去好吗?”

 

 

 

 

…………

 

 

 

 

王位上的那个长袍男人细瘦又苍白,戏谑表情和苍露的双眼,右手上的金戒指在其对照下格外显眼。

 

 

 

 

 

 

“Riddikulus.”

“Lumos.”

“Expecto Patronum.”

一字一句,他们永远会记得的过去时光,那念出咒语时的心情,

和望进对方眼里他们晶亮的代表无限未来的闪光。

 

2018-02-09Frostcup
热度-4

评论

热度(4)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