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ose Old Days CH.15

没有署名也没有精心打造过的石碑,不自己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一块纪念碑,只是一挤在高坠山谷山坡处墓碑堆里的石头罢了。但是知道这个故事的人会手捧着嫩黄色的花,来到这里静静站一会,缅怀那两位伟大的巫师。即使历史上记载他们名字的席位实在是少之又少,你可以说他们的事迹是悲剧的,但到最后他们还是拥有对方,仍然是从未抛弃过对方的一生挚友。

 

 

那时候他们十七岁,嗝嗝在魔法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后潜逃了一年,到他十八岁那年他才站出来对抗FJ。

嗝嗝成年那一年,他终于拿定主意站出来直面Fast Jorck ,在和小他一级的学生一起待在抗争的霍格沃茨领地。 

你知道那些学生什么反应吗?有些人坚定他会出现,那个可以与FJ抗衡的赫奇帕奇巫师他才没有逃走呢!哪像你,他这一年都在消除黑暗面巫师。 

和杰克形影不离的嗝嗝如今一个人穿行在英国大道上,与丑骑交锋之际也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 。

于是那些学生在真正见到他时,拎着个箱子还是围着黑黄色的朴实围巾,连那件外套都没有变过 ,真的是他!惊呼声和抽泣声响遍了整个礼堂。

“Hiccup,真的是你。” 

诺斯向他敞开怀抱 ,“好了校长,你要令我气绝身亡了。”

他扶了扶自己在学生面前被挤成猪肝色的肤色,在牙仙抹眼泪的那句“你终于回来了”中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

 

 

巫师对峙左一个蓝光右一个绿光,“Expelloanmus,” 抽掉杰克魔杖的嗝嗝一下接住了他的魔杖。

杰克低笑两声,鬼魅般的身影急速飘到他身后。

细瘦的胳膊紧紧箍住他的脖子,青紫色的血管暴露在他苍白的皮肤上。他离开霍格沃茨后瘦了好多,本来就细瘦的身体现在可以说是骨瘦如柴,可即使那样握在他肩膀上的手还是使着他挣不开的力度。尖利的指甲隔着衣物滑出血滴,他整个人都好冰冷——仿佛没有温度一般。

“Think you can take me down like that Hiccup?”

骷髅般的手抚下他的小臂 ,慢慢慢慢拿走了他自己的魔杖,嗝嗝绿眼里望到的是他原来的魔杖,独角兽毛和桃花木心。

他感到脖子上的手慢慢抽离,他往后退了一些。

“I’m sorry my friend.”

“You must die for me and you.”

……

……
在他决绝地说出那句咒语后,

“Avada Kedavra.”

一切都失去了本来的声音,世间万物都停在了现有的位置。

FJ杀死了嗝嗝 ,终于没有任何人阻挡在他面前, 影子默默地飘去实现更远大的目标。

 

 

十八岁的FJ在消灭了嗝嗝后,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霍格沃茨那面镜子前。

他有个习惯,会闭着眼睛回忆以前和他一起的生活 ,那时候他们那么无忧无虑 ,十几岁的学生半边天都是学校撑起来的 。但是对杰克来说,嗝嗝才是他的半边天。你以为是什么撑起他在学校这个看似亲密却对他无比陌生的地方?是什么维持了他这么多年的坚持?

是嗝嗝。

在几乎一个世纪后醒来,他可以说是一个异世人,完全陌生的世界一个人都不认识,拥有的只是那一身他觉得极其累赘的能力。稀里糊涂接受了那个魔法学校校长的邀请,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空有华丽的外表他的内心十分空虚,轻浮的处事方式是他对外界的保护层。直到遇见了他,那个内里外表都那么温柔那么真实的维京人。他的笑容是如同赫奇帕奇一样的暖黄色,但也是一个惹不起的野獾,开学第一天他可是带了一条龙来上学。

所以他必须切断自己与世界的唯一联系,那便是嗝嗝,如此才能给他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杰克一开始是在意别人生命的,后来麻瓜和其他任何人都入不了他的眼了,他的眼里只有那个笑得温婉的绿眼少年岁月静好的样子。

 

 

你的厄里斯魔镜是什么?

杰克眼前呈现的景象令他撑着镜面的手倏地滑落——他的身边站着朝他默默微笑的嗝隔。

镜子里的少年眼睛亮亮的,绿得温温柔柔。

是你。

一直是你。

我的厄里斯魔镜一直是你。

华丽的金色镜框直达天花板的高度,这面无情的镜子啊。

 

 

 

过去的嗝嗝已经死, 他确实是死了。属于博克岛的嗝嗝死去了。 

现在的他属于霍格沃茨,属于魔法界。 

嗝嗝手心捏着的复活石染上了他的温度 ,从某人的怀抱中击昏正抱着他尸体的那个FJ的追随者,靴子落地他的眼神落在手心的石头。该结束一切了,眼神冷冽有着以前从未有过的坚定。

在初晨的第一道曙光落入森林时望向无尽的前方。

 

 

 

 

 

 

但由后人讲述的故事里的主人公挂着他们的名字,你知道嗝嗝吗?上世纪末最伟大的巫师?那个打败了Fast Jorck的英雄?

没错,但你知道吗?有传言说他们曾经是朋友。

最后的最后,嗝嗝大巫师从绝望的人群中走出,他的大衣在人群的目光中牵动凛风,手心魔杖断裂的枝角闪耀着闪电一般的激光。 

两大巫师激烈的对决 Fast Jorck的老魔杖被打出他的手,断裂的木心孤零零躺在地上,他在苟延残喘时望着走到他面前的嗝嗝报以一笑 ,那个熟悉的自嘲笑在他的脸上从未变过,只是苍白了不少。

“我的老朋友。” 

嗝嗝大巫师面无表情地举起手心即将爆裂的魔杖,用龙神经与缠绕着凤凰尾羽的魔杖向曾经的挚友施下最后一个咒语。

Fast Jork突然跳起拽住了嗝嗝 , 飘扬的破袍扬着衣角,在绝对的静默声中两人一起坠下了深渊。

 

 

据霍格沃茨的前校长说他那天仿佛看到了两曾经最挚爱学生身后飘扬的学院旗帜,属于赫奇帕奇的黄黑色与斯莱特林的银绿色飘扬在他们身后。

就在他们坠下悬崖前的那前几秒,学校教授和校长与留下战斗的学生们看到的冰柱与冰块屑包围着的他们的颜色。

可能是魔力碰撞下带来的幻觉,也可能是战时压力下使然。

诺斯是个不拘小节又豪迈的人,谈起自己两学生那天的战况却总忍不住热泪盈眶。

 

有人说他们逃走了, 因为没人在悬崖底下找到他们的尸体。

 

 

没人知道他们究竟是同归于尽了还是远走高飞远离一切尘世,也有人说曾在某地看到过银发和棕发的两个年轻巫师,披着巫师袍在全世界逃亡。那个遮着面的巫师右手上有一个闪耀的金戒指,所有的一切都符合传言只不过棕发巫师的左腿变成了金属制的假腿。

一切都保留了原有的样貌, 就像那些美好的旧时光一样。

 

 

传说Fast Jorck的老魔杖在他死后落在地上长出了绿色的枝叶。

 

 

 

 

但总有一天,你们唯一能做的只剩手拉着手,闭上眼一起跳下去。

最后的最后 ,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的两个相爱的人牵着手在那大战的悬崖边相视一笑,闭上眼一起跳了下去。

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的两个学子死了,但最起码他们死在对方手里。

 

 

 



凤凰落下大滴珍珠般的眼泪

The phoenix cried fat tears of pearl

而龙杀死了他心爱的女孩

When the dragon snapped up his best girl,

独角兽再也没有它的角

And the unicorn done lost his horn,

骏鹰感觉被这个世界抛弃

And the Hippogriff feels all forlorn,

而他的爱人离他而去的Billywig忘记了转身

And the Billywig forgot to twirl When his sweetheart left him cold,

是啊 爱会让所有野兽趋之若鹭

Yes, love has set the beasts astir,

无论是危险还是温顺的动物

The dang'rous and the meek concur,

到最后只剩下羽毛和毛皮

It's ruffled feathers, fleece, and fur,

因为爱会驱使我们所有人走向疯狂
'Cause love drives all of us wild.

 

 

 

 

 

 

 

 

The End

 

 

 

 

*嗝嗝的复活时桥段是他知道FJ是谁后 万念俱灰逃避了一些时日 然后他回来直面FJ

FJ击杀嗝嗝算是了解自己的一个心结,他觉得自己不除去他他是做不下去的,

杰克和大反派(你知道我在说谁)不一样他懂爱 他有心 

所以 杰克必须除去嗝嗝

学生时代和嗝嗝一起并肩作战杰克都懒得用冰法本身魔法的局限性不大还是很有用的 除非是救命的一击或者他认真起来 

最终大战 他有用冰  

嗝嗝的魔杖完全克制杰克

 

 

2018-02-14Frostcup
热度-2

评论

热度(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