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游回来爬上甲板翻过身对着天大喘气,啃苹果的嗝隔望着拍打银沙的海浪,“回来了?”

“比我想得慢嘛。”

另一个苹果在他眼前晃过,船长弯腰拿走他手里的金饰品,丢给过路的船员,简单的一句辛苦了作为杰克从商店老板眼前抢东西立马狂奔再游了两百码的表彰。

他在外面累死累活,海盗本人在船上什么都不干。

“Bloody Pirates.”

码头边待机打算捞点油水的小青年被船上眼尖的人发现,俘获,弯刀抵在他后背、抵着脖子、搁着脑袋。

被手下们抓上船,收起踏板后他们下一个举动令杰克睁大了眼。

“我们——”

“在搜寻独一无二的珍宝”

“跟随船长脚步就不必考虑生活烦恼”

“享尽荣华富贵 跨遍世界宝地”

唱起歌来的海盗成功吓到杰克,他连连后退撞到水桶,碰到船沿他想跳下去又被抓回来。鼻涕粗边唱边给他的手系上绳子,被绑住手杰克懵逼又无语,他这是遇到海盗了?

一个金发绑辫的女人揪着他背后的粗绳,刀砍木杆绳结放开船帆,雅丝翠高声唱道,  

“你能看见他的标志吗?”

海盗旗上飘着黑底维京红骷髅。 

从桅杆上滑下的双胞胎立起木桶接下去,“如果你未听闻他 那没关系”

“悄无声息 就如龙一般潜入你的生活”

“疾如闪电”

“当你认出那个标识 他已来到你的身边”

暴芙奈走过来抢过悍夫奈敲打着的拖把,双胞胎中的哥哥撇着脸缓慢敲起了手边的绳结,

“这已不是你第一次见他”

一个胖乎乎的男人鼓着红润的脸颊开口唱了起来,“他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

“Did you see the open ocean around our ship?”

 

“那是我们领主的领域”

 

“If you meet him you will know for sure”
“For our leader is the most fearless one in the world”

高音上去还有一个长音,杰克纳闷着,这音乐哪来的?他们是在用隐形乐器?

“海上霸主不久将会成为天空领主” 

“All the people in our land wanted his attention” 

“One of a kind” 

“Never been before”

以金发女人为首的海盗们集体摆了一个指向木台阶上方的盛大阵型,歌舞节目终于结束了。 

礼炮彩带飘飘,杰克挥着臂肘避免进眼里,被烟呛到扇了几下手,望向他们排成行列一同指着的方向。

有个男人坐在他的宝座上。 

他是,一直在那里吗?

男人手撑着左脸望向他,身上的服装真是复杂到了极点,金属搭扣和身上无处不有的缝制口袋藏着秘密武器,绿色部分还做成了鳞片样子。

但是等他望向他的脸时杰克完全愣住了,他比他想得还要年轻还要顺眼,男人身上有股气质很吸引人,那种清新无杂的吸引力。

He can tell that he must be very tender. 

His eyes told him so.
男人从对整艘船来说的黄金地带站起,快步走下阶梯,来到他面前扶着他的肩。

男人身上有股混着柴火、木屑、金属的气味,最后传来的海洋气息令他忍不住闭起眼,淡淡的珊瑚味很好闻。 

他平视的视线只到他的脖子,杰克沉浸在船长相居然如此纯良的反差中,以至于他接下来说的话现在才传进他耳里,“怎么能绑着我们的伙伴?”

一记干净利落的小刀割掉他的绳子,他什么时候出的手?如此年轻、如此美貌的男人从他背后收回手,笑着问他。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的朋友。”

“……Jack.”

“So,Jack what brings you to my ship? 

他极自然地揽过他的肩膀带他走了一段路,见船长如此好客,搁在他背后的两把匕首拿开了。

“Your crew brought me here……sir.”

“Please,call me Hiccup.As the rest do.”

男人直视着前方,杰克转向看他的脑袋,他能看见男人后脑勺的几扎小辫。 

他从他的话里听出来,这个男人很狡猾。周围船员都紧盯着他们,从那些亮闪闪的眼里看出来他们非常崇敬他。 

妹妹将手背贴在自己额头作倒下状,哥哥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伸出手接着她,其他人都是一副尊敬的骄傲脸,挂着不同程度的笑容。杰克又转回视线,他那套复杂衣物下的长腿,杰克从男人背后看见。嗝隔一松手一转身体,“带我们的客人去客房。” 

 

小窗口下的监牢随着海浪摇摆,左倾右倾。伪善的男人,他小声咒骂着。一打照面就知道,男人并没有表面那么友好。

晚上下起大雨来了,在船航行出港口之后,杰克正打算用水桶装水扔出小窗口来度过这天,天窗小格子打开了。鱼脚司告诉他换地方睡了,让杰克跟着他的油灯走。过了狭窄的舱廊,推开一道木门,鱼脚司告诉他今天先睡这。

“看下雨可怜才让你进来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有人背对着他在吊网上说,又一道声音插进来,“大家都睡了,别出声了。”是名叫雅丝翠的女人。

鱼脚司挂好灯躺下吹灭了烛火。

杰克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直到周围平稳的呼吸声传来他才有所动静,他趁机溜进了一道门。

门内暖橙色的灯光刺得杰克眯起了眼,当他放下遮挡视线的手臂时他的面前有一个正在穿里衣的男人。

男人背上刺着一头蜷缩着的黑色巨龙,蔓延了整个背部,他注意到男人衣袖里露出来的手臂也有爬了一臂的黑色刺青,看样子是长龙图案的延伸。

“啊,你来了啊。”

他不局促也不慌张,套上外衣平静地接待他。

杰克决定按捺住好奇心先问别的。 

“能告诉我是什么让伟大的嗝隔船长改变了他的主意?让我从“贵宾室”转入你的船员室?”

“首先,我没有说谎,所有登上船的人都睡在你先前待的地方,其次,你愿意留在那里那就自便吧。”

“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海上的天气从不给陆上的人面子,尤其是这样的暴雨天。”

糟糕的男人。

极其糟糕。

抱着双臂朝他传递着巧妙语言的男人挑着眉,“Well It’s gonna be a long journey,go back to sleep Jack.”

与老早离船的船员不同,杰克日照三杆才起来。脚踏在地板感觉地在摇先是有点懵,随即一想,啊他想起来了,他被海盗绑架了。 

不过他还是没懂为什么游刃有余的海盗要他一个无业游民做什么,他朝船长室的桌上瞄了几眼,除了地图以外还有几页关于龙的记录,有些有插图有些只是文字叙述。

出舱发现船上几乎每根木桩上都有“龙”的痕迹 ,从龙爪、翅膀乃至鳞片的雕刻都维妙维肖。

甲板上空无一人,万里晴空的蓝天下他注意到他们靠岸了。

当杰克差不多逛完整艘船时,他溜到连接船与地面的木板上,听到熟悉的咋呼声他又退回去。抱着大箱子小箱子的海盗们回来了,也不知装了什么那么沉,杰克吹了声口哨谁知下一秒就被双子要求搬东西做苦力。 

鼻涕粗火急火燎地抱着一大袋东西奔近,听那声响杰克估计装的是金币,船长倒是跟在狂奔的船员后面不紧不慢。

等他上了船,板一收,码头上立马涌出好几码人,看来不止是拿了金币,嗝隔手里还拿了一沓闪着光的宝石。不愧是海盗。

有天他醒来发现有人把他捆成了粽子,他明明是睡在船员室的怎么会在甲板上晒太阳?

鱼脚司站他旁边一直嘀咕着,“船长不会喜欢这样的。” 

其他人把他逼上跳板,打算用他来喂鲨鱼。 

“雅丝翠?”一听到嗝隔声音立马停下手中活的海盗们一统望向他的方向,双子似乎考虑着要不要把他放下来。

杰克咳了好几声才引来船长波澜不惊的眼神。

他走过来让手下给他割了绳子便扬长而去,和副手交谈了那么久,他绝对一开始就注意到了。

性格恶劣的男人,以为他看不到他幸灾乐涡的嘴角吗?

杰克问起他们究竟在寻找什么时顺带问了为啥绑架他,穿过迷雾和海石他们到达了一个巨大岛屿的附近。嗝隔说没时间解释,先跟他们走。船员们异常兴奋地提枪持剑,套索、套绳、渔网都带上了。 

传说只有纯洁的心灵才能得到龙的认可,像他们海上打拼小抢大夺的海盗是不可能的。于是有人出了绑个孩子的馊主意。

“那为什么是我?”

嗝隔笑笑说他不信这个邪,他不认为龙会认可区区一届小孩,他根本没打算抓人,只是那天船靠岸时他出现了。

“所以我只是个契机是吗?”

“是的,不过……”

还没等他说完,龙的呼啸声就从头顶上传来,巨大的翅膀逼近在他们上空盘旋。 

“海盗们,这就是你们一直在等的时机了!”

“Yeah,太久了!”

杰克被近在耳边的强风逼到蹲下。 

“再和我说一次你们必须要找龙的原因? ”

“有人说一旦你得到了一头龙的信任,你就掌握了世界上最大的财富。”

冷静不带丝毫慌乱的声音从边上传来,男人紧盯着山头上方的迷雾,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群龙中一头黑龙呼啸而过,男人伸手一指, “That one.”

海盗们齐齐跟着他的脚步。

“Come on Jack,别跟丢了。”

他猫着腰前行,明白这会他比谁都不起眼,可还是被龙盯上了,几只绿色的恐怖龙朝他袭来,紧随其后的是重量级的葛伦科。

眼看杰克就要被压没,嗝隔回头想确认他是否跟上,看见肉球扑腾的小翅膀他又回看看只黑色的龙,咬咬牙他扑向杰克,将他救出肉球的重量攻击。

他的腿磕着了,没法及时逃掉,机敏的黑龙捕捉到这一场景,眼瞳紧缩,迅速朝他们飞来。 

“Hiccup!”

黑龙掳走了他。

海盗们默默无言,几次鼻涕粗都想冲上来揍杰克,被雅丝翠拦住了。双子围着火堆戳烧着的木头,鱼脚司在羊皮纸上写着什么,杰克则窝在一边。 

“Our captain gave up that Nightfury for an unknown kid.”

“更不用说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Calm down,Snotlout,I’m sure Hiccup will find a way out.”

在一触即发的争吵开始前,鱼脚司一喊,“Guys !我算出来了!加上飞行速度与翅膀的丰满度以及凶狠程度与其惊人的行动力,船长的生存几率是7.39%。”

“呸,我还以为你算出了什么有用的东西。”双胞胎中另一人接着说,“这对船长有什么鬼帮助吗?”

鼻涕粗撩起袖子大踏步,“够了,我非得去揍那个小鬼不可。”

“Stop!”雅丝翠终是出了声,“Are you guys even the pirates?Hiccup would never want us to be like this.Remember what he said when he put us together?”

众人低下头回忆,“Yeah that creep guy.I always thought he’s the weirdest.”

鼻涕粗笑了出来。

“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杰克开了口。

“你?省省吧,你现在还在这里的原因就是你的命是我们船长救的。如果我们能出去我甚至都不会看你一眼,可外面迷雾中到处都是龙。” 

“That’s exactly what I’m saying.”

“你有带船长的那本书吗?”

“Yeah why?”

“如果我能分别龙的种类并且知道它们的弱点,我就可以出去找他。”

等他躲过无数其他龙后,在山崖的巨石墙那他发现了正在和龙对峙的嗝隔。他的装甲破败,似乎将身上所有法宝都使了个遍。从他和空中不停周旋的黑龙相持时,衣袖和龙打斗时被抓破了,露出左肩。他能望见他肩膀处一整条龙的纹身,从肩头爬到手腕坚毅的龙与他上空的龙别无二致。男人丢掉了所有的武器。

他想去帮忙,但突然出现只会令他分心,看得出双方都很累了,可能在他们消失于他们视线之时便一直在争斗。嗝隔脚下一松,从崖上掉落,杰克冲出石后,“嗝隔!!!!”

只见巨龙飞旋而来,在他心脏即将跳到喉咙口处时飞龙巨大的振翅声呼啸而过,载着嗝隔出现在地平线上方,一人一龙都在挣扎,谁也不想被驯服。 

沿着原来的路走回去,杰克在路上发现了石块和木屑,黎明的光滑过天边。他眯着眼望向尽头那的山崖树林,他听到了声响,龙的火息与人缓慢下来的呼吸声,嗝隔拖着瘸了的腿对仍扑腾不停上下躁动的飞龙伸出手,黑龙犹豫了会最终将头抵向他的手。

片刻的宁静。

随即黑龙缓慢腾上天空飞鸣而去。

他转过身来看他。

如若收获了至宝。

“Well I guess people are telling the truth

Once you get the dragon’s heart

You have hold the biggest fortune in your hand.”

“What about the pure heart?”

“Turns out I’m the one with that heart.”

“难以置信,不是吗?”

他回过头去看天际远去的飞龙,轻声说道。

“我自己也不相信。”

 

当杰克扶着他走回海盗船时,不知怎么路上的龙都停止攻击他们了,待他重回大家的环绕时,杰克望着他的背影。

“No I believe it.You’re the one with the pure heart.”









*一个以杰克视角讲述的故事


2018-03-04Hijack
热度-3

评论

热度(3)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