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 0.3

他在这栋看似普通内里却无比骚包的建筑前犹豫要不要行动,他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因为有人曾请他进去过。而这个人不会是他这周发邮件的对象,而是房子拥有者之一且非常友好的女主人。

淡色浅色的漆覆着外表,爬山虎攀岩的灰白栋房连窗户都是那么不起眼,他难以想象里面会是另一道样貌。在手机上确认几天前的邮件是否发送了,上面的日期明明白白写清了时间和收件人的邮箱地址,除非他换了邮箱或是屏蔽了他或者其他什么的,可Kowalski还是没有收到那人的回信。也许根本没打开看吧。

按下门铃等了几秒,光秃秃的门上突然出现一个缺口,一个探测针一样的尖锐东西直冲向他的脸。Kowalski连连后退,差点忘了他们这里奇怪的安保装置了。

被猩红摄像头扫了无数次后大门终于打开了,不过门后并没有人来接待他。Kowalski顺着狭窄阴冷的道路往里走,走廊并没有什么装饰物几乎可以说是光裸的墙壁和那令人窒息的气氛压得他有些呼吸困难。尽头终于有了一丝光亮,从门缝底下透过来的黄色灯光给这里染上了一些人性味。

呼,稍稍放松了下紧绷的神经,他还没敲门那扇看上去摇摇欲坠的灰门就被猛地向内一拉,两人对视了几秒,门内的人先开口了。

他发出一声类似厌恶的叹气声,那其中浓浓的嘲弄味不言而喻,“呃,你来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Kowalski只能张着眼瞪他。 

“行吧,进来吧进来吧。”
赶小动物一样的敷衍语气,Kowalski跟在他身后忍不住想随手抄起一个东西往他头上砸去。冷静,你是一个非常镇定的科学家你是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的。不过这家伙的白大褂也太招摇了吧,他非常想对他噔噔下楼时扫在阶梯上的外套上来一脚。

地下室一路展开又是许多个房间,他打开头顶的白炽灯用脖子上的门卡划开了实验室的门,他先走进去身子抵了大半个门,Kowalski撇着嘴也没讲出来他明显不想让他进去。

“小心点,别碰掉了什么东西。”

“不过,你也达不到我这个实验室的水平。”

Blowhole在他背后嗤笑,Kowalski摆着试管架差点捏碎了一支,他咬牙切齿地回答,“是啊是啊,我哪比得上你。”

两个小时的实验过程里Blowhole从头到尾只坐在舒适的板凳上一个手指头都没动,嘴上倒不停一直在嫌弃Kowalski滴胶的动作不规范,剂量多了少了或者其他云云。

Kowalski全程冷漠脸。

Blowhole眯着眼睛把手从下巴上拿下来,他站起身慢慢踱到Kowalski身边拿起一个锥形瓶把玩着,“我一直不明白桃乐丝看上你哪点了,真不知道我姐姐在想些什么。”
Blowhole不喜欢Kowalski,是那种见到了就想翻白眼,连那只坏死的眼睛也要翻两翻的不喜欢。
“我想一个连邮件都不回的家伙没有资格说这话吧。”

“啊,你说你的那封邮件啊。我收到了,但是懒得回。”

果然,Kowalski盯着显微镜强迫他把注意力放在镜头下的微生物上而不是那个欠揍的家伙身上。呼,他舒了一口气。记录完数据他开始理东西,他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包里也不管什么排列顺序了。

“你要走了吗?” Blowhole那只机械眼闪着不友善的红光。
“没错。”
他甚至懒得去看他,披上外套拎着包就要走。

“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他摆着两手无所谓的样子,“你说。”

“你是一个差劲的实验搭档,Francis。”

“并不是我自夸,我可经常听到那句赞美。”

“是是是,随便怎样都好了。”

Kowalski走了,实验门沉重地合上,Blowhole盯着桌上他留下来的数据记录,手搁上桌面一路滑动,慢慢慢慢把那些东西全部拂下桌。

碎玻璃撒了一地,纸张混着水粘糊地贴在地板上,Blowhole目视前方跨过残局走出了实验室。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讨厌他我讨厌他。”

在街上疯狂暴走的Kowalski这时犹如一个十几岁的小学生,把外套搁在手上踢着路上的石子。路人妈妈牵着孩子走过他身边,那个小孩子小声问,妈妈,他为什么那么生气?路人母亲的话他没听见,他这时候才清醒过来,他刚才太失态了。他捂着透红的脸在深夜里拦出租车回家。

他在车上看着过往的路灯和街上行走的人群,为什么他会被那么一件小事牵着鼻子走?这时候Skipper会怎么做呢?他记得小时候在哪听过的蛋糕理论。

很多人喜欢蛋糕,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吃下整块蛋糕。

那个吃了又吃,赞不绝口又从来不觉得黏腻的人才是最爱你的。

他到家已经快九点的光景了,路上停留了些时间他在自己家门口也驻留了许久。他一个近三十的人了还能被这种事牵连到摔器材是不是太不成熟了。Skipper知道了会怎么想,他握着手里的公文包拿钥匙开了门。

灯火辉煌的前厅无声地欢迎他的到来,往有人声的地方走,果不其然自家两个弟弟已经回来了。他放下包,在沙发上坐下看着他们发呆。

他心理不平衡于是找弟弟理论,用蹩脚的词语和委婉的指意勉强说清了事情,Private放下手里的杯子立马猜到了是谁。
“噢,你说吹气孔啊。我就把他当水族馆里拍手的海豚而已,你也可以试试。很有用,也有效防止生气。”

Kowalski一脸“我又没说是谁你怎么就猜中了呢”,Private又接下去,“你最喜欢水族馆了是不是Rico?”
Rico在一边笑眯眯幻想水族馆里奇妙的水生物,他还比划着蝠鲼的游动方式。 

“那你对你讨厌的人是怎么做的?”
再次被打断喝美味饮料,Private一副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烦恼的样子,他夹着眉头思考,“学校里基本上没什么这样的人。”
那是因为他们看到你都要绕道走啊,Private大魔王。
他此时顶着一张无辜脸捧着杯子娓娓道来,“如果真有,我直接无视。你本来就不喜欢他们了,为什么还要关注他们呢?你真奇怪诶,Kowalski。”
他摸着下巴思考,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Private说得对极了,转而寻求Rico的意见。

“那Rico呢,Rico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他点头,顺便做了个捏拳头的动作。
“Rico在说,看不顺眼直接揍人。” Private帮忙解释。

“噢……”

Kowalski此时特别迷茫,他在想他是不是太看重这件事了也许他根本不应该在这上面花这么多无用的精力。
“我嘛,我要是特别不喜欢一个人就直接放他去辅导员办公室。” 
“或者邀他来学生会也是不错的选择。”

“……”
房间外传来玄关处关门的声音,两兄弟立马往门口跑,Private嘴里还欢快地说着,“Skipper!今天Kowalski去吹气孔那了,他还差点被气哭了——”

“Private,你给我站住!”

在房间地毯中心泫然欲泣,Kowalski捂着他的脸打算从后院逃走。

太丢人了。

 

 

 

 


“Francis,你又不收拾实验室!”

和瘫在高背扶手椅上的弟弟不同,即使下班了还是一样有活力,桃乐丝一进来就叉腰质问他。
“放过我吧……”
他只顾瘫着,气若游丝地回答,“……不是我弄的。”
桃乐丝环顾四周也没见他从实验室带出来的任何一样器皿,手指敲击着下巴,“你是说今天有人来了吗?”
“……对。”
“谁?”
“谁会和你做实验拍档,我都不认识这样的人。”
她两手一拍忽然有了头绪,“是Kowalski吗?是他吗?”
Blowhole拉过小毯子慢慢盖住头,并不打算接话茬。
“别装死。你现在需要去收拾实验室。”
“啊,我讨厌他。”


2018-09-09POM
评论-3 热度-6

评论(3)

热度(6)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