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几乎很少能见到眼前人敲着手指的样子,斜撑在地上的腿也一副随时准备出发的样子,他连头盔都没摘下来。他甚至都可以说他有些不耐烦。在黄色灯光的照射下,他如果问你在等谁,他只会笑笑再看着手表确认时间。你什么时候这么神秘了?他想问的,可浜田正要不是绷紧神经等谁来的样子他这会就会绞起手指来了。

他看起来非常紧张。

出现了!至少他立马握上车把拍拍后座急切要他上车的动作这么告诉他,他们等的东西终于出现了。

"等等,等等阿正,你能告诉我你在追什么吗?"

“你看到屋顶上那个人了吗?”

他指着屋檐上某个地方,在把着电动车的同时眼观八路追寻着屋上轻盈跳跃的身影。

他知道这次他追丢了就再也找不到它了。

“上面哪有什么人。哦,等等我看到了。”

那个像猫一样飞速穿过街巷的人几乎快到看不到影子,灰溜溜的身后却拖着一条长长的招摇尾巴。 

“是、人类吗?”

那根本快得不像人类会有的速度。

“我观察它一个月了,每天晚上它都会出现在这个区域往市中心赶去。我试着追过它,每次一跑到坡下它就不见了。” 

“你为什么要追它?”一句问话开头词卡在喉咙里,他百思不得其解地问出声。  

“你是没听说过半夜魅影吗?”

他转过投来看他一眼,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Wait,是警局通缉的那个抢劫犯吗?!”

小绵羊上按着头盔进行紧张交谈的两兄弟追出小巷后来到交通交叉口,暂时停靠等绿灯再次亮起时他紧盯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惨了,我们可能会跟丢。”

车流多起来人也多了起来,在这种状况下追人简直是考验车技的时候。

他握紧车把手,轮胎在地面滋滋滚动,“抓稳了。” 

浜田宏一句什么还没说出口就被车辆的惯性往后带,要不是他抓着浜田正的软西服剪角他这会就飞出去和气球作伴了。 

到下坡要命的斜度时,他抓紧前人松垮的外套拼命咬牙,“你到底为什么要追它啊——”

冷风不停灌进他衣领,他嘴里,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声音,他们的座驾撞到了成堆的木箱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稳定的立足点他才能静下来观察发生了什么事。他扶着墙休息的时候浜田正已经丢下车往前面跑了起来。

他实在没抓上他的节奏,气喘吁吁往地上看,眼睛一亮发现了一样东西。

“Tadashi——”

浜田正回头去看他,小宏丢出了他所需要的那样东西,他伸起的手稳稳接住他掷来的银饰品。

“我想你会需要这个——”

他身后的小宏扩着手对他喊,“我等会再来找你——”

他听到弟弟嘀咕着,同样吃了那么多晚饭他为什么那么有力气追了一路还能接着跑,而他这会肚子却有点难受。

浜田正回以他一个默契的笑。

“谢了啊,老弟。”

 

 

 

 

 

他知道那之下是谁。

 

 

他或许知道。

 

 

 

 

你也可以说他是猜到的,事出之后的每一天他都在观察符合条件的人。

他在学校里观察,他走去上学路上也在观察,虽然没在白天找到任何符合线索的人,但是他注意到了哈妮柠檬的异状。 

“你没事吧,哈妮?” 

“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而已。”

“这几天好像怎么都睡不醒的样子。”她捂着发箍尴尬一笑。

“我想我还是最好回去躺一会。”

“要我、要我送你回去吗?”

他伸着手护着她的后背防止她摔倒,她看上去非常可能会摔在实验室里,任何一秒都可能。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谢谢你,阿正。”

 

 

 

 

 

 

 

 

他正打算上楼放下肩上的包,和卡斯阿姨打了招呼后看到收银机后的人后又折回来。上前和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的人搭讪,他夹着肩膀将挎包摆到顺心的方向开口。

“Honey,你怎么在这?”

“噢,嗨!卡斯阿姨最近有点缺人手,正好我也想找点事情做。” 

“所以,现在我在你面前啦。我是临时服务生如果你愿意这么叫的话。”

她有些紧张地耸耸肩,“这样不好吗?”

“不不不,好极了……”他把手放到颈后尽量显得自然些,“我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看到你。”

她推推自己的粉色眼镜,绿色眼睛睁得大大的。

“所以这是一个好的惊喜?”

“没错。” 

他笑。

 

 

 

系上围裙在店里帮忙,晚间时分收拾完最后一台桌子后正在擦拭柜台的浜田正一起身就迎上了在单肩包里翻找什么的哈妮,“要回去了吗?”

“是没错,可我找不到我的卡包了。”

他放下抹布盯着她关切地问,“是不是忘在什么地方了?”

她摇了摇头在再三确定她要的东西不在她包里后握着手机发愣,“我不记得了。”响铃适时奏起,被吓一跳差点没握住下滑的手机,哈妮将狐狸手机壳贴在耳边,和阿正打了招呼后急急朝门外走去,“抱歉我得走了,催着我回家呢。我过几天再来找。”

她将手机拿离耳边,悄悄向他说了句小声的话好不被电话里的人听到。

他扬起笑容也向她挥挥手,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前往小仓库,果然他在地板上发现了那个爱心造型的粉长夹。这里有一截小楼梯走得快的话掉东西根本发现不了,他就经常在这里掉东西。

他撩过门帘走出店门赶着去找她时,她已经走过了斑马线,这会被车流阻挡看不到背影了。

“Honey——”

她把小包留下了。

他扶着刚跑过几百米的膝盖,右手上拿着的卡包有东西掉出来了,他弯下身去捡。白卡片上面印着的是前几周市里展览的邀请消息,背面则是场馆的入场券。他记得这场社会名流举办的平常展览是因为就在几周前那个场馆附近发生了爆炸抢劫案。

他仔细查看了卡片上的日期,竟然正好是抢劫案发生的那天。如果哈妮当天去了那场展览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和他们任何人提,这也太奇怪了。

那几天她看上去很平常的样子,没有什么惊慌的痕迹,看上去根本不像经历过袭击的人。

他感到手指黏黏的,手掌翻过来指头上有白色的石粉。

他没记错的话当天活动现场事故的起因就是石粉爆炸。

那个闯入会场的猫妖带来的的的确确是石粉。

为什么她会有这个?

 

……

巧合,一定是巧合。

她绝对不会是, 

那个造成人群恐慌的罪犯。

 

 

 

 

 

 

 

 

跟着屋檐上不停奔跑的身影,浜田正握着手里的东西疯狂追赶着,和那个身影一样驰骋在夜晚的旧京山城。

他手里握着它的东西,他几乎就要喊出那个名字,那个面具下的人的名字。  

“——”

深吸一口气,他拽着那个小巧的银饰品指尖抓进了手心沿着小巷疯狂奔跑,小绵羊倒了他也不管了,手臂擦伤腿受伤什么的都无所谓了。他只想抓住那个轻盈跳跃的身影。

他有想过它每次地那么准时是不是有什么时效设定,每次他一追到某个时间某个地点那个身影就消失了。但也许它并不是逃走了,而是时效过了它会不会在哪里掉下去了。

因为他开始计时后的日子里又一次他身上的计时器一响,他看到的那个宽大衣服下的身影站在高楼上,定定地站着,在它的视角是旧京山城辉煌的夜晚间风景。

不知道它会看到什么。

他在怀疑它会做什么,在那么高的楼层上停留许久。

在他以为时间停滞的时候,轻薄的身影向后移了一步,然后纵身一跃。

他所在的方位看不到它了。

 

 

 

 

 

 

 

它要是继续奔跑下去,一旦它跃过城市和海洋之间的大桥他就再也追不到它了,他环顾四周找来了地上的石头一扔,不知道是扔准了还是……面具接触到满屏的月光后停止了作业。 

因为它停下来了,在屋檐顶凝视着灯火辉煌的旧京山城。

他仰着头焦急地等它的下一个动作,如果他没想错的话,时机正好的时候它就会从高空坠下来。

 

 

 

他接下那个摇摇欲坠的纤细身影,虽然它包裹在一团灰色的卫衣里看不清相貌,但他有强烈的预感它会是他认识的人。

小宏追来的时候,他正扶着怀里那个人。

“搞什么,老哥?你突然就疯狂跑掉,我都不知道去哪找你。”

他扶着膝盖气喘吁吁。

话里的主人公没有回话。

小宏看着他摘下那个人的面具,而那诡谲却荡漾出光线的红色花纹面具下,那个有着一头金色秀发闭着眼的人。

 

 

 

 

居然是哈妮柠檬。

 

 

 

 

 

 

 

 

 

她给他什么感觉呢?

她就像夏天冰凉茶水中那杯甜美清爽的柠檬水,混着蜂蜜的甜甜气息。她亮黄色的颜色只要一出现在眼前夏天独有的感觉就会到来。她总是闪亮的、温煦的、宛如冰块在杯中撞击发出的清脆声音。

见到她就会高兴起来,他无法控制的一种感情。

还有现在,在他怀里静静呼吸的人带给他那种恬静温暖,使人安心的感觉。

令人安心的感觉。

 























*

文中的哈妮是原设之一 一个穿戴严实有面具有尾巴的形象

看到一个“她一定拉着他拍了很多自拍”的言论 哭到不能自已


评论

热度(3)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