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根本就不爱我。”
“Twily no,I……”

“我告诉过你,当空中升起南方的太阳就不要前去那里。”

“你不在乎你的家人吗?”

“你明明就知道会发生什么,可你还是离开了他们。” 

“你为什么来?”

 

“我当然在乎他们。”
“我在乎我的士兵,我也在乎我的王国。”

“但我最在乎你。”

 

“我进入永恒自由森林是因为我想护你安全。”

“我关心你。”

“我关心我的妹妹所以我离开了坎特洛特。

并且赶去了森林。”


“Is that so wrong?”
“Yes it is!”


“坎特洛特正处于极度危险中,你的家庭受到伤害,小马谷一片混乱都是因为你离开了他们!”

“你的魔法是当时唯一可以救他们的稻草,你不仅毁了我的魔法阵还离开了坎特洛特。”

“就为了我?”

“Twily,我不懂你在和我僵持什么。我关心你不是唯一的问题,你真的那么在乎你的阵法吗?”
“不是因为你踏进了我的魔法阵魔法就失效了,我也要付一部分责任。”
“只是因为……”
“你答应过我,你保证你会保护坎特洛特保护你自己。”
“你答应我的。”

“可你却将自己陷入危险中,把坎特洛特抛在你脑后。”

“I’m gonna get out of here.” 




他耐心地一一回应面前人的嘘寒问暖,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看见了病房外看着他的暮暮,那失望透顶的眼神以及其中的愤怒和黯然。
“Twi……”
“What’s that Shining?”
“Nothing,nothing dear.”
他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有人吗?”他在雨夜中敲着林中小木屋的门,“有人在吗?” 
“我只是想借宿一晚。”
就在他即将放弃时木门吱呀一声开了,门内是个戴着帽子的马驹。
光线很暗,他看不清他的脸。
“谢谢你好心人,我待一晚就走。”道完谢后他进了门。
小屋主人没有说话,在他身后默默关上了门。接着走进屋内给小屋点上另一盏烛灯,转身回去煮汤。
沉默笼罩着他们。
“So,你在煮什么?”
沉默。
“Ok,样子是秘密食谱。”

银甲尴尬一笑,“我要一条毛巾可以吗?” 
他身上淋着水,一滴接一滴落到了地上。
小屋主人盛好汤默默端给了他一碗,“噢谢谢。”
他有些意外。
“嗯,毛巾?”
一条织物被扔到了他脸上。
“谢谢……”
之后这个晚上再也没有对话。



雨一直没停,这样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抱歉,我一时半会还走不出去。我能再待一些时间吗?”
他在为自己争取时间,小屋主人还是以沉默作答。
他既没否认也没肯定搞得银甲心里毛毛的。
“I will take that as a yes.”
干笑两声,尴尬氛围环绕在他周围。
“Geez,dose he ever talk?”

他小声说着,细细打量着小屋主人安静的动作。
这两天下来,他发现小屋主人从没有摘下帽子过,永远沐浴在光线外,身影也特别飘渺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他也发现了一些东西。
小屋主人在窗外养了一些植物,他会打开窗格,细心照料那些植物给它们施展一个一天的保护魔咒。
看样子他是独角兽了。
他不讲话,就静静看书扫除,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他想也不能干愣着,就拿了块抹布擦了起来,等他擦完已经差不多中午了。
小屋主人做起了午饭,鼓捣完留了一个碗在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他剩的。
银甲只得自己过去盛了一碗汤。
随后小屋主人就坐在窗边的地毯,看着屋外的大雨度过下午大部分时光。


他从没上过二楼,随随便便上去侵犯别人隐私也不好。
但是这天他听到了楼上的声响,巨大的撞击声使他在底下喊道,你有事吗?想起来他并不知道他叫什么,银甲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所以他扶着墙小心翼翼爬上了楼,小屋主人没有开灯,二楼几乎没有光。
“Hello,有人吗?”
小屋主人应该是在楼上的他记得他上来了,噢,他发现他了。
他在瞪他。
一瞬间在闪电照应下他看到他的眼睛是紫色的,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小屋主人重新戴上被窗外的风吹掉的帽子,也用魔法关上窗户,两个动作一气呵成。
他站的地方布满了雨水。
银甲有种冲动想把他拉出来。
为什么?
刚才电闪雷鸣之间,他还看到了亮堂起来的二楼有一屋子的藏书。
奇怪的是,
这个小屋主人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银甲摇摇脑袋从回想中回到现实世界,

小屋主人这会托着杯子默默坐在窗前,杯中热气袅袅。

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站起来径直走向屋外。



他回来时手里捧着一只羽毛湿透的小鸟,他低头认真观察着小鸟的状态。
银甲拿来了毛巾,他说,“擦一擦吧,你身上都是水。”
主人没听到似的没有作出反应,银甲接过他手心里的黄色小雏鸟放到桌上,小鸟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歪着脑袋看他们。
银甲捏着布料去擦拭他沾满雨滴的脸,
小屋主人垂着眼。



他喜欢看书,
很多时候就静静坐着不说话。
那么善良又偏执。
这一切,
都让他想起一个人。



“你看你,这么大的雨还要出去,淋成落汤鸡也不是没理由的吧?”
他依旧没有答话。
银甲微微一笑,

眼神停留在他脸颊之际。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帽子下的脸。

很普通的一张脸,不出他所料,

他发现了端倪。



银甲似乎早就知道似的,伸着的手滑过小屋主人的侧脸。

然后他,
伸手,
揭开了小屋主人脸上的一层面皮。



那之下的人,
有着一双紫色眼睛,
以及与他妹妹一样的面容。


评论

热度(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