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水族那形影不离的两兄妹身后多了一个身影,那个沉默的黑发孩子。在全是水宗的南极格格不入,这个人是某日首领捡到的一个半死不活的孩子。没人相信这孩子会再爬起来,他痛苦地躺在冰屋里挣扎,脸上狰狞的疤痕我见犹怜。人们避开目光,什么样的人会对一个孩子这么做。

太残忍了。

他的气息那么微弱,连雪都带不走的火苗却迟迟摇曳在狭小的冰室。

睁开眼睛时,金黄眼里闪现的火焰令见者被迫移开落在他脸上的目光。

那燃烧着的复仇火焰。

 

 

近似年龄的两兄妹理所当然成了祖寇的第一对朋友。索卡和其是哥们,但身为部落的下一任首领人选,他对这个来自异乡的火国人还是报着提防的心。

不像他的妹妹,那个年轻的御水师一举一动都在火国人眼前毫不保留地呈现。

他只有看着卡塔拉的时候才会收去那骇人的目光。旁人能看到的,他眼里那深深的难以消去的复仇火焰。     

父亲告诉她不要离火太近,哥哥不止一次劝她离那个异国小子远点,所有人都警告她要远离那个火国人。

但,流水还是被烈火伤到了。

 

 

 

 

“卡塔拉!”

“我没事,索卡。你快去城墙内和部落会和!我会守在这儿。”

“小心些,卡塔拉。”

她点点头,将目光紧锁在大雪远方的山崖下。

风带来的大雪落满她的额发,紧了紧脖子处的衣领,将下巴贴在衣物皮毛里保持温暖。

呼出的热气在冷风中落成白色雾气,远处一个黑点慢慢显露在漫天大雪下。

谁?

眯起眼观察那个点越走越近,待那人差不多走近防线之时,蓝色双眸瞳孔放大,愤怒的眉目拉下,摆出防守姿势同时也随时准备反击。

他似乎也发现了她,行走的路线转而急速奔向她的防范区域外。

火流披向她所站的位置,卡塔拉也不客气地推来雪堆,化为水线和冰刃恶狠狠地冲向那个人。
重型攻击没有起作用,烟雾消散他还是稳稳走出水与火交界之处。

他戴着面罩,但卡塔拉知道他是谁,这个他化成灰她都会认识的男人。

男人脖子上的围巾飘扬着,流火向水袭来,可被她一圈又一圈水波抵掉。

 

 

他一步一步走向她,唤着她的名字。
“卡塔拉。”
她引出水流。 
“卡塔拉。”
冰刃毫不留情地飞向那个人。
“卡塔拉。”
拔出别在腰间的匕首,水族姑娘朝着他死命冲击。
“闭嘴!!!!!”
“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也不要叫我的名字!!!!!!”
“我从来就不认识你!!!!!!!!!”

 

 

成年后相见,祖寇已经能够将她的手腕完全挡在手心里握着拽着。

眼泪从她颊上滑落,他噤了声。她紧闭着眼,她的手腕被他握在炙热的掌心。

 

 

寂然。

 

 

她想挣脱,却被牢牢拽住不放。

“你究竟想怎么样?”她愤愤瞪目,怒视着眼前多年未见的男人。

“你杀了我啊。”

 

他不说话。

只是一个劲瞧着她。

从额头到眉目,从鼻梁到嘴唇,下巴与脖颈,与其脑后的松散长发。

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

 

 

就在卡塔拉想击落雪山同归于尽之时,他终于有了动作。

祖寇伸手将落到她肩膀的棕发归到她耳后,他的错。

然后,他的手指抹去了她脸上的泪。
轻弱无骨。


十七秒,卡塔拉在他们四面八方的轰鸣声传来之前都没有反应,她只是睁大着眼,不敢相信他在做什么。

火攻水漭。
前方有火国追兵,后方有水宗反攻。

卡塔拉一记冰刀扎进他衣布下,被火苗挡住她的手肘,一个翻身右手割破了他的耳朵。鲜血淋漓,耳后的疼痛不足以让他放手,她的决绝才足以令他在向后躲避的时候恍神。 
他松手了。 

 


在他金色暗涌的眼里。
她逃走了。



再见面还是怒拔弓张,但是这一回,他没有让她流走。

祖寇握紧拳心冒出的火苗。

 



有一件事你并不完全明白。

他记得小时候在南极,她也这么对他说过。

 


她双手渐渐在身体两侧下落,身体下倾。


“水,永远能淹灭火。”

 

双手向上一收。

随后是铺天盖地的水流。















*我爱他们!我爱他们!!!!!我还能大吃三百碗!!

ballball你们吃一吃zutara 不吃去看神通也好啊!看国内寥寥无几的tag只能痛心疾首

zutara那么好我们把它发展起来好不好?

他们那么好 我爱我们的政委姑娘 我爱她!


2018-05-19zutara
评论-7 热度-7

评论(7)

热度(7)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