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

卡塔拉觉得夏天吃雪糕真是一件太美好的事了,没什么比在炎热的夏天把冰冰凉凉的雪糕塞进嘴里更开心的事了。

那是在见到那个人之前。 

她向上展开表达开心的眉在看到那个家伙出现在玻璃门后立马垮了下来,她极力想往相反的方向走,奈何那人已经落眼在她身上,还决定走来打招呼。

“嘿,卡塔拉。”

“哦,嘿,祖寇。没发现你也在这啊。”

卡塔拉用肩膀遮着拿雪糕的手想避过,却被他一把拉回来,“嘿,你手上拿着什么?”

“……冰淇淋。”

“这天气吃雪糕没什么好遮掩的啊,不是很正常的事嘛。”

如果他仔细看就会发现卡塔拉矮他一截脸上的表情,十分难以描述,那唇齿向上眼神向下的憋屈模样。

有你在就不正常。

卡塔拉虽然面上微笑着,心里忍不住吐槽,你别过来。

她板着脸竭力想把手腕从祖寇手里拿回来,可他似乎完全没发现端倪,炙热的掌心温度已经蔓延到她的皮肤。

“呼,看看这时间,我该走了。”

“嘿,你去哪?”

“……回家。”

“那也等吃完这根雪糕再走啊,你不怕化了吗?”

就是因为你在才怕化了啊!

她想着是时候把事情说清楚了,整整衣领,一本正经地开口道。

“祖寇,看来你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嗯?”

对方一脸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样子。

“好吧,你知道,”她清清嗓子,寻找着合适的词语,“你知道你的能力是什么吧?”

“我的能力?”

卡塔拉看着他挑眉,祖寇啊一声,“你是说我的御术能力?”

“很好,既然你也知道了那我就不必明说了。”

“等等,卡塔拉,我还是没明白。”

他依旧抓着她的手腕,卡塔拉忙着应付这个人根本没注意到手上的雪糕开始滴落甜蜜成分。

“你怎么会不知道?”穿着薄面料马卡龙色短裙的卡塔拉差点没被气到跺脚,“你难道没发现每次你一靠近我,我身上的东西就会发生变化。”

“比如?”

卡塔拉心想这人是不是在耍她,“比如我排了许久才拿到的奶茶你一靠近冰就消失一半,就连我的拉伤敷用冰块都会变成地上的一滩水。”

“所以你是在说,这些都是我的错?”他看上去马上就要笑出来的样子令卡塔拉很不爽。

“没错,就是你的错。”

“可是,我难道不需要接触你手上的那些东西才会那样不是吗?”

卡塔拉顿在那里,随即立马反驳,“哈!你敢说哪次你没有把手放在我身上?”

等等,这句话怎么那么歧义。

“卡塔拉,即使你不会喜欢我下一句话,可我也必须提醒你,作为一个永远会对你“有所作为”的朋友。”

“你的雪糕。”

卡塔拉心里一惊,视线落到她手里的那根宝贝雪糕上,巧克力淋酱和牛奶雪糕一起滑过小木棍滑过她的虎口,顺着姣好的手腕弧度落到地上化成一滩雪糕水。

她太专注于与祖寇交谈,都没发觉手上冰凉的感觉。

“你这个……”

深吸一口气,本一身清凉打扮好出门的卡塔拉愤愤接下去。

“——混蛋。”

她的雪糕,第n+1次在某人的手下融化了。














“祖寇,你在这干吗呢?”

他明显是没想到会在这个地儿遇到熟人,干笑两声再把手放进衣兜好像这样他接下来的话会有一点威信一样。

“……给卡塔拉买一年份的雪糕。”




街边小店爆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2018-06-05zutara
评论-1 热度-7

评论(1)

热度(7)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