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

帕尔姐弟下午没事正搁在客厅看电视,达什这个闲不住的人第一个发现维奥莱特注意力不在屏幕上,她正弯着腰查看自己舒展的腿。

“抽筋了。”

他正打算把手搁回去,一眼瞄到她手中成形充能的紫色防护罩,他又把手放下来。他忍不住问,“你不会是要用你的光罩弄腿吧?”

“Well,真抱歉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有那么长的手脚。”

“我的老天爷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治愈功能?你的防护罩上去你可能会折。”

她还是吃力地去够自己的小腿肚,长发从右耳滑下垂落在膝盖。

“你为什么不把腿收回来?”

“你没听见吗?我抽筋了。抽筋你懂吗?”

他觉得好笑往边上看了一眼,嗤了一口气,“别别别,您悠着点。还是我来吧。”

她狐疑地靠在椅背上看他起身一条腿跪着,手则搭上她的小腿。

“痛吗?”

指尖落在正确的点,他开始轻轻巧巧捏起来。

维奥莱特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呢?”

“Easy.”他细长的手指捏在她腿上施的力不轻不重,每一个力度都踩在舒送点,他抬头看了她一眼,“真不知道托尼是怎么忍受你的。”

“Shut up.”

成功引来姐姐一记踹,达什轻笑一声向后躲了一下。维奥莱特受难的那条腿被她这么一动痛上加痛,她不得不在达什的帮助下伸直腿。

“痛吧?还踹。”

见她痛地直咬牙,他帮她揉捏固定位置的同时也不忘打趣。

“Ugh.”

维奥莱特不满地抱起双臂,身体陷进沙发打算屏蔽达什牌收音机。

“说起来,我应该给你看看这个。”

他从背后掏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沙发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维奥莱特。

“这是什么?田径队实地考察……”

“我们诚邀你前往……”

她读信的时候杰克正好从屋里出来,被他们的交谈声吸引来客厅,他靠在厨房瓷砖一角上,“你俩在搞什么幺蛾子?”

维奥莱特一激动站了起来,平时耷拉的眼睛这时候睁大有神了许多,她跑到他面前拉着他的手上下跳动,“啊啊啊,你哥哥要去西北大学参加比赛了!”

沙发这蹲着的达什忍不住笑,也站起来看着他们。

维奥莱特放开杰克的手,转过身望向达什,她实在是太激动了,激动到冲过去给了达什一个拥抱。她身后的杰克将双手插进口袋,跟在她后面走到他们面前。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又不是他考上了斯坦福。”

“万一,万一呢?!这次比赛赢了他要是被选上了呢?”

还是在激动地小跳脚的维奥莱特捏着信封表情有些小扭曲,终于,终于他们家出了一个好大学的苗子。

“斯坦福田径队?”

达什也望向弟弟,他的眉毛挑得老高。

“不是我吹,我觉得我可以。”

 

 

 

 

肥皂剧在电视上大放光彩,姐弟俩一张沙发舒适地窝着,达什从楼上蹬蹬蹬下来。哼着小曲神气地走过他们身边时,维奥莱特手上正端着七条街外的新鲜小方蛋糕。上面还浇了热乎乎的巧克力酱。达什一瞧见,眼疾手快拿走了她手上那块切好的蛋糕。

先咬一口。

再跑。

半秒后。

“达什尔·罗伯特·帕尔——”

“你给我滚回来!!!!”

杰克在边上淡定地咬了几口自己的蜂蜜饼,手稍微一抬开了一个传送门,将只剩下六分之一的华夫饼放到了他的必经之路上。

啪。

达什踩到奶油滑倒了。

他微微抬起眼皮,看着她走向以一个极丑姿势摔在地上的达什,紫色光罩在她手上闪闪发亮。

“等等,小倩,你听我解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响彻他们的屋檐。

杰克咀嚼着自己的食物,Vi手上明明还有一盒子的蛋糕,你偏偏去抢她手上的那个。活该。

 

 











*Violet抱着Jack Jack蹭鼻子的那张gif实在是太可爱了(倒地哭泣

评论(4)

热度(1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