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晚了。”

“抱歉,路上有事耽搁了。”

广场上等人的她把书本收入包中,挽住他提供的手臂在冬夜里呼出一口白气一同朝市集走去,他们在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采购。

“那个帽子不错,你觉得爸爸会喜欢吗?”

维奥莱特把它戴在达什头上,皮毛适当地贴在他金发上,她稍微踮起脚去抹他的一缕刘海并说。

“这个颜色很衬金色,我想他会喜欢的。”

“你打算给妈妈送什么?”

“我记得我今年的奖杯还没有给他们看过,不过妈一直想要一件新大衣。”

“没错,家里的每个人都等着看你的速跑奖杯。”

“Violet.”

他将帽子捏在手上,撇着嘴瞧她像一个要不到糖的三岁小孩。北欧市集的小摊连从居民楼一直延伸到商业街,一个平行四边形的街区被中间流水线斜着切开。圣诞节举办的市集大卖会,一个个推车上面挂有彩灯,已经是八点的光景大街上还是灯火辉煌的。

橙黄的暖黄的灯光和在商店橱窗里外,许多小孩子们拿着玩具到处跑。路上的人们这个时候正好有的在等明年来临,有些人则逛到这个时间点顺便等着看烟花。她在这个氛围里走在前将长发甩在肩后,不忘回头看他。 

“好吧好吧,可别忘了杰克。”

“他是因为什么不和我们出来?”

“杰克得陪爸妈去瑞克那,他们决定不带我们会令他老人家有一点清净之根。”

“所以,我们就被派出来圣诞大采购。”

“要我提醒你上次是谁把瑞克的夏威夷假期搞砸的吗?”

“他带文件去度假又不是我的错!谁知道它会被鲨鱼吃掉。”

“或者是被谁扔进了海里。”

一被奚落他就拉着脸仿佛吃了昨日的番茄,维奥莱特只好摆摆手走向下一个摊贩。他倒是跟在后面不依不饶,一定要为自己正个名。

“我可是把我压箱底的技能都拿出来了,我恰好知道他那个年纪的男孩喜欢什么。”

他在她身后摊手回忆过去小时候自己拿到的那些礼物都有些什么,除了可动玩具游戏机主机还有……嗯,还有什么?他发现他的记忆里居然有个断层。

 “你最好知道。”她笑着说。

一转脑袋瞄到的摊头正好有超能先生的玩偶,她戳戳玩偶的小手,“我想小杰会喜欢的。” “没错,在十年前。”

“为什么他们不做我们的玩偶呢 ?”

“也许是,我们没有爸妈出名。还有他们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及青少年对这些事情期待值的下降。”

“哇,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概括小姐’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事实。”

 

 

 

 

达什端着两杯饮料和食品袋走到喷泉岩边,树干蛋糕里的巧克力奶油裹得完完整整正待品尝。他两手举着杯子就没手吃东西,把食品袋递给她后脸已经凑了过去。她看了他一眼,无奈地拿起一块姜饼塞到他嘴里。满意地在她身边坐下,随后两人一齐望向人群中最密集的地方——巨大圣诞树上的顶尖星星在明亮澄澈的灯光下分外耀眼。

她喝了一口保温套包着的饮料,咽下喉咙口余满绵软甜香的味道——居然是棉花糖。

“巧克力?”

“没人能抵挡住可热可的诱惑 ,看你杯子上还有个说它很好吃的驯鹿呢。”

她将杯子在手心里转了个圈,圆形贴纸上有一个红鼻子的Q版驯鹿,为了衬节日气氛还在脖子上系了红格子围巾。

达什又另外从口袋里掏出雪人糖果,三个榛果粒正好是雪人小外套的扣子。

他还是张嘴等着她, 维奥莱特眼睛忍不住向天上翻,“你为什么不把杯子放下来这样你就可以随意吃了,不觉得吗?”

“嗯不,它会凉掉。”

不着痕迹地摇摇头,喂了他一个彩装盒里的椰蓉巧克力。

“别皱眉嘛,我也喂你一个。”

“你要知道,”她嘴里塞着棉花糖尝试清晰地发音,“圣尼古拉斯节的初衷不是在这一天吃完一生的甜食。”

“你是说圣尼古拉斯看到我们吃巧克力会不高兴?”

“那不是我说的。”

“他要不是生出在一个富足家庭我打赌今天我们都不会坐在这里。”

她举起手指正打算反驳,却发现他说得一点也没错。

“你让我惊讶,没想到你知道得还挺多的。”

“最后一个夹心的,给你了。”

“Dash…”

他是要让她撑死吗。

 

 

 

 

她还沉浸在先前对话引发的关于圣诞节的思考就被达什拉到圣诞树下,他人高马大的这会儿在木架前真像个小孩子。

“许个愿,Vi。” 

她可能静默了一分钟,在那六十秒里周围人的脚步没有停,她可以听见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自行车经过的铃铃声、呼呼的风车声还有人们点燃烟花棒的声响。

等她睁开眼,面前的达什一手夹着花束另一手拿着礼物袋,歪着脑袋看她就像一个复活节彩蛋堆中的圣诞老人。

他的样子令她忍不住捂嘴笑。

书本的一角从包装纸中透露出来时维奥莱特睁大了眼,因为书的封面赫然写着《大学活色指南》,下一本更是直接夺去了她的声音。

“《古典文学指录》,你从哪弄的?”

“节假日前店老板特意给我留的余本。把你的感谢留到最后吧,我还给我们找好了圣诞当天要去的地方,先剧透下我们一家五个人都有位置。”

她惊讶地张大了嘴,拿着卡片里夹着的餐厅名片百思不得其解地将疑惑的眼神抛给他。

“How?在这个时间点订餐厅简直是黑色星期五前一天。”

他得意地抬着眉,身体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么说吧,只能说我们队给餐厅老板留下了好印象。”

他的动作无疑暴露了他的想法,“还有Vi,你说的我们没有爸妈那么出名,其实,市里有不少人知道我们的名字。”

她抚摸着烫金封面深紫色封底的厚重圆角书本,轻声念出上面的拉丁文古体书名。

“达什,我真不知道怎么给你回礼。”

“不用。”

他在姐姐额上落下一吻,“今晚就算你陪我的回礼。”

街头那边放起了烟花爆竹,朵朵盛开的火光映在她脸上,光亮与阴影交界之处还有她眼里五彩绚丽的烟花。光束照亮了她的双眼也点亮了他的心,身高优势可以将她收尽眼底,嘴边翘起的微笑,她微笑的眼,黝黑的发,他的视线随着光点在她脸上流转。 

他不是没有看见她在商店门前戴着丝质手套搓手取暖的样子,也不是不知晓她围脖的厚度,所以他又折回去跑到十几条街外去找那家书店。

人群喧闹一波又一波跟着烟火的上升高度越来越高涨,午夜的温度也没有令她缩在冬大衣里。浓密发丝下的细颈在松松垮垮的围脖里隐现,绽放爆裂的声响混着他轻声唤出的那句Vi。

他用手掌遮住了她的眼睛,在周围人迎接新年的倒计时欢呼声中弯下了腰。

 

 

评论-2 热度-14

评论(2)

热度(14)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