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记得小时候的星星,他记得小时候天上的星星比现在要多很多。

晚上他会看到的,那一颗颗恒星作为夜晚的星星在天上闪闪发光,晚上一家人会在院子里看星星。他在这里就可以看到成天的星星,仅仅是在这里。

就好比,他在自己的卧室就可以看到那瞬息万变的行星。那夏夜的温度里天上闪烁的星星毫不吝啬地发着光,他只要踮脚就可以摘到任何一颗。

而他现在一个人。  

现在当然也可以和家人一起去看,但不是那个感觉了。

小时候的感觉和现在全然不一样,他已经不记得身旁人当时是什么表情了,他只记得那时候他手下撑着的草地有多尖锐,后院在雨后还是湿漉漉的,天上的星子有多亮。

小倩还在奚落他,他不满地大叫,但他已经不记得他们在争吵些什么了。

 

 

 

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他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手上抱了一个东西。

“看!!!”

爸妈被吓了一跳,连忙护着小杰。

而维奥莱特则是捂着自己的脸尖叫,“!!达什你手上拿的什么玩意?!!!!”

他怀里那只毛茸茸长得吓人布满斑纹的东西是一只负鼠……

“天哪,你看它吐着的舌头,它死了……”

“它只是在装死,如果我摇它它会醒的。你看,它动了。”

老鼠样的生物抖了抖自己的长爪子,尾巴落在地上,吻部尖利的牙齿小心地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想骂他,可他只是站在那里傻笑着。

 

 

 

 

工作的地方就是一个乱摊子,白天他装作合群的样子和那些人一起开玩笑,一到下班时间他就少了三分之一的精力 。回家之后就是另一个样子,像极了他父亲在保险公司的时候。他瘫在椅子上公文包也不想打开,就瘫在这里瘫到地老天荒。

他看到了桌上爸妈寄来的晚宴请帖,信里还附了一张他们家人的合照。

 

 

 

 

 

 

“嘟……”

“嘟嘟……”

她不在吗,他犹豫着要不要打她家座机,因为语音留言很……恼人。

“嗨,这里是莱汀杰宅,有事请留言。”

并不是他不清楚现实,他只是讨厌听到她那句,“嗨,你接通了维奥莱特·莱汀杰的手机,请在嘟声后留言。”

他只是听到那个名字有点不爽,这好像帮她忘了她曾是帕尔一家的人。

他将手掌撑在脸上头发在他指缝里乱窜的时候手机通了,他沉寂的蓝眼睛一瞬间有了亮光 。

 

 

 

 

 

她手指绞着电话线在房里走来走去,一会坐在床上一会靠在落地窗前,用她一如往常的长音问,“爸妈最近怎么样?小杰呢?”

有些故作娇态地,她这么觉得。  

“倒是你,我好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我们。”

思考一番他给电话里的上一个句子换了个主语,“你还好吗?”

“我?我能差到哪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路边餐馆收入还可以。”

她在通话里笑着,暗自吐槽自己以前并不待见“这家餐馆”。

“我亲爱的姐姐过不了几年就能成为富翁。” 

她正想着反驳他打趣的话,有人从后面环住了她并用口型问她,和谁在通话?

她将电话稍微拿离了嘴边,“我弟弟。”

她也小声用口型回答,来人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吻,静静地抱着她看高架照明灯下来往的车辆。

“所以,下周我能见到你吗?”

“当然了,爸妈也会来。” 

达什在办公椅上转一圈,一天辛劳工作的疲惫感在她接通电话后稍微缓解了一些,他的脸上有撑起来的笑容。 

挂掉电话后,他盯着手机屏幕出神,已经这个时间了啊,他送了松脖子上本就在脱落边缘的领带。

 

今年是维奥莱特结婚第二年。

她搬离他们家已经二年了。他倒向椅背望着天花板默默无声。 

 

 

 

 

维奥莱特接到那个电话时她在走廊边缘,她正好在书房察看他们下周要去那个餐厅的信息。

“我就是想让你知道……”

“你会是……”

弟弟的声音从遥远的他方通过电话传来,“你永远会是那个理解我每一个词句的人。”

电话那头有短暂的沉默,她还是接了下去。

“谢谢你,达什。” 

“你也是。”

 

 

 

 

他记得人生中的那几场雨,雨在他印象中都是随机的,可能是滑板回家的路上下起的毛毛细雨,妈妈叫他带伞可他忘了;也可能是周末待在家里突然下起的倾盆大雨,他会趴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直直下落的雨水,鼻间都是雨落的青草气息。 

小时候他会在雨中趟水,从这个水坑跳到另一个水坑渴望踩出彩虹来。小倩要是在旁边的话他会故意去踩水,水往往会望她身上跑,这时候他会带着捣蛋得意的笑,在母亲的训斥声中跳得更远。

他常记高中的雨,那个年纪的他喜欢冲进雨里在雨中撒泼,十几岁的年纪总爱消耗精力,张着双臂在大雨中旋转不知疲倦。如果他回望过去,她可能会在屋檐下安安静静展着书籍,他觉得配着雨声看书她一定会是清净的。他叫她一声,她会应。他还是唤她每次都是单音节的呼唤,这时候她会拧下眉头眼睛不离文字,质问他到底要干嘛。她恼的是他打扰她看书还不说要做什么。他就会傻呵呵地笑着,跑过去把她从舒适的的座椅上拽进雨中。当然,换来的是她的咒骂。她还试图拿书本遮挡雨滴,达什你在想什么,她会问他。

“维奥莱特,看那,它们在你身上跳舞。”

她疑惑的眼神在他脸上停落数久,极慢极慢地看向自己的手臂,“噢,我还真不知道呢,雨滴在上面扎地呢。”

眼一横,稍微用点力推在他胸口,维奥莱特左手一拧给自己做了个保护罩走回屋子。他不知道是沉浸在雨落声还是盯着她的手发愣,在她走到终点防护罩消失后又把她抓回来。

“你吃错什么药了?!”

“Come on,Violet,它们正等着你。”

“谁在等我?”

他松开锢着她的手,慢慢退回雨中,又一次大张着手臂融入倾盆大雨中,雨大得他都睁不开眼,可他还是站在雨里向她伸出手。

“Care to join me?”

心里想着care你个大头鬼,她嗤笑一声又转向他,雨滴打在她脚边晕出一圈圈水涟,手里的书本早就掉到地上经历了大雨的洗礼。湿了大半的帆布鞋未经她大脑思考迈出了步子,她走到他面前搭上他伸展了半天的手,她也被雨水弄得睁不开眼,可她却说,“你最好祈祷我不会感冒。”

达什嘴角一咧,握住她的手开始在雨里起舞。

 

 

 

 

现在也是,他盯着张开的手掌看雨滴打在上面。这场雨不比他人生的任何一场雨大,恰恰是一场普通的雨,不大不小,不猛不烈,打在他身上却像穿了他的内脏。

他就站在雨里,在满头倒的雨中他看着底下的水坑出神。 

他知道如果他去望那陌生的屋檐,她不会在下面。

雨滴敲击着石块,敲击着地面,铺天盖地的雨声淹没了周围一切事物。

 

2018-07-11Parr姐弟
评论-7 热度-15

评论(7)

热度(15)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