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起饼干来了?”

“怎么,我不能吃吗?”

他扬起一边眉毛看她把一袋袋花花哨哨的饼干往购物车里塞,“你这量有点多啊。”

“有意见?”

“没,我只是说说。”

“你得知道,”她指着货架上她够不到的那袋饼干,达什耸耸肩手一伸拿下来交给她,“我这是补充能量以及囤积足够多的分量。”

“我们家可有五个人。”

“我不觉得爸妈会偷吃你篮里的零食。”

“很好,达什。这车的东西付了钱后你一样都不准碰。”

 

 

 

“Vi——”

她简单应了一声,没丢给他一个关注的眼神。

“你吃个冰淇淋要多久啊?”

他坐在超市门口的小板凳上简直如坐针毡,手把在推车上正试着做一个合格的车夫。

“我乐意多久就多久。”

“你已经吃了半小时了。”

他把脑袋向蓝天仰,有些后悔第一个跳出来做超市任务的志愿者。

“嗯哼。”

“可你拿的是迷你杯!”

“如何?”

“呃!”放弃他放弃了,选择瘫在石凳上被日光暴晒。

“要不你帮我解决。”

他又挺直身子,揉脑袋直到将头发揉像六月天树荫下的绵羊毛发。

“真的吗,你迷你杯都吃不完?”

苦着脸拉回她要伸回去的手,唰唰唰三下她手里剩下的半杯冰淇淋没了。

“……”

 

 

 

他把薯片往嘴里扔,嚼着嚼着发现味道有些不对就拿起包装袋看了一眼,草莓味的薯片还真稀奇。估计是杰克带回来的,他总喜欢吃甜的东西。

“嘿,Vi,过来尝尝草莓味的薯片。”

“你又在吃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不知道啊,不是我买的。”

她在他身边坐下拿了几片,达什在一边使劲摇头,“怎么样?”

“酸酸甜甜的,还不错。”

达什受到了惊吓,这袋薯片的味道简直在亵渎他的味觉,就连包装袋上那只可爱的胖乎乎的草莓熊说好吃他都不认同,她居然说还行………………

他现在知道小杰奇怪的食物抉择感是哪来的了。

杰克从车库走出来,背上背着装学校课本的书包走过厨房带了瓶牛奶,“嘿,有谁看到我那包粉色的零食了?”

达什不停搜刮薯片袋的手顿时停下,他看了一眼维奥莱特随后立马把薯片往她怀里塞,“维奥莱特拿的,可没我的份!”说完逃之夭夭。

只留下客厅里两个面面相觑又相当无语的人。

“要吃吗?”

她举起那袋粉红色装饰得相当可爱的零食袋,直截了当地问他。

“要。”

杰克将包往地毯上一放,放学后其乐融融的吃食时间开始了。

 

 

 

 “我还真不知道学校里那些书呆子有成立协会,我还以为只有田径队和啦啦队有联盟。”

“Well,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姐弟仨都在厨房地板上晃悠,维奥莱特手肘撑在大理石台上挑选盘中的新鲜水果,顺便丢了一个给靠在冰箱门上的杰克。后者面不改色地接住了她背投来的青苹,正扯着眼色看姐姐哥哥闲扯。

“就好像每天都发生在我们眼皮底下的事情我都没注意,我是说维奥莱特你一定很清楚这种事吧。我记得学校里有给专门给书呆子学习的图书馆,你一定每天都会经过那些人身边吧。”

这是什么话,维奥莱特眉头已经耷拉下来了,她转过去看了一眼小杰,杰克心领神会从果盘顺了个水果走过达什身边往他嘴里塞了个番茄。

一吃一个准,达什嫌弃地扒拉舌头还没呸完就开始干呕,他最讨厌番茄了!

“谁知道呢,一个番茄就可以给我们一天的宁静。”

她走回去和玄关处看热闹的杰克碰了个拳。

而这边的达什皱着一张脸大呼,“呃啊,杰克小倩!!”

 

 

 

她抱着自己的手臂走在前面,半夜的路灯看上去都清冷了不少,只有嗡嗡叫的小虫子绕着淡黄色的灯光转圈圈。

达什跟在后面叹气又望天,他在考虑要不要上去道个歉。

加快脚步走到她身边,他犹豫了三分还是把手从口袋拿出来把外套给她披上,小心地。维奥莱特可以听见他在叹气。

“我们什么时候能不吵架呢?”
“当某个人把事情做正确了。”

“It was your responsibility to...”

“我简直不敢相信!”

“什么时候成了我的责任了?!如果你照着流程做一切都不会出错。”

“It was your idea!”

...…

他们在马路照明灯下驻足,一方望着脚下延伸的土地一方望着路边闪着霓虹灯的夜间商店。达什为难地摸着自己的颈后皮肤,他还是先服软望向姐姐,维奥莱特还是抱着手臂作防范状,还有一点是,她冷。

“我们先回去吧。”

她不说话,在自己的颤抖中做着无声抗议。

“回去吧,你都冷得发抖了。大晚上的你非要穿裙子出来。”

“Vi.”

“回去吧好吗?”

她任由他搂着她的肩膀走上路灯唯一照亮的方向,在那条窄而细长的道路上她极小声地吸了两声鼻子随后将脑袋靠在他肩上。

 

 

 

 “不,我的意思是……”

在他急着找说辞的时候维奥莱特已经先一步说出了他的想法,他完全没想到她会理解他,达什瞪大眼睛等她说下去。

“你是说你想替我去做那个外勤工作是吗?谢谢你达什,不过我想只有我能胜任这个任务。放心吧,外场还有小杰。我们会没事的。”

“在想我是怎么猜到你的想法的?都写在你脸上了伙计。”

他有时候会惊讶于他们之间这种无需言语的互动,就好像她永远知道他下一句将会说什么,他们甚至不用交流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嘿,我好久没听到那个称呼了。”

“我记得你在我们小时候一直那么叫我。”

“能再这么叫我一遍吗?”

维奥莱特虽然完全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别人这么叫他,但决定还是随着弟弟的逐流喊上那么一句。

“好吧,我只叫一遍啊。”

“开心了吗,小臭虫。”

从他的表情来说,他还是挺开心的。

 

 

 

 

 

 

 

 

 

 

 

*

他们俩虽然一直吵架但是最懂对方的还是他们 啊姐弟真好

2里面姐姐也替弟弟解释他的意思

qwq

达什不喜欢蔬菜所以我想他大概不会喜欢番茄

 

2018-07-14Parr姐弟
评论-1 热度-12

评论(1)

热度(1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