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剧透 

 

 

 

他从自己房间惊醒,床榻的柔软程度使他更清晰地记住刚才梦境的内容,他没有睡觉拉窗帘的习惯这时候半夜的雷电闪着透光。惨白的闪电映在他脸上,手掌下是一张惊愕的脸孔,眼瞳无不写着惶恐。他将手穿过凌乱的金发,不敢相信梦是如此真实。他试着去够床头柜的台灯却不小心碰掉了开关灯罩于是连着灯泡一起摔在地上,该死。窗外只有黑漆漆的夜景和随风摇动的树木,他保持着一个要下床的姿势双手撑在床沿没有动作。

这个时间家里人都睡了,他在出门透透气和继续睡间拿不定主意。冷汗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渐渐消散,随着梦的离去惊恐感也逐渐消逝。他久久盯着地毯,在第二个雷打响之前找到自己的鞋拉开房门走了出去。走廊上暗得可怕,沿着长廊的墙壁走了一阵才找到立式照明灯的位置。落地窗外斜着劈下来的闪电明晃晃地照亮了客厅的一切,他居然在犹豫要不要按下手下的开关。在雷的间隙他只能听到电冰箱的轰鸣声,还有无处不在的虫鸣也许还有风的声音。他脚下踩着的是随手拿的板鞋,他手抖的程度甚至都没能让去找自己的居家拖鞋。

白兮的闪电打在高空响彻半边天,他惊讶于电闪雷鸣的活跃度没有让任何人惊醒。昏黄的落地灯照着树林上方的巨大闪电形成一幅奇特的画面,达什站在玄关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他的时间仿佛静止了,痴痴地望着外围的惊鸿雷鸣,直到对面楼梯亮起的灯光夺去他的目光。

有人醒着。

他将眼珠转向地板,他在心里默数来人下台阶的格数,直到跨下最后一格他也没有抬起头。在预期的声音响起之前他先转身朝卧房的方向走去,他唾弃于自己对那个声音的服从而停下了脚步,错乱的鞋带耷在脚边。

“你要回去了吗?”

他没有回应,呆滞的背影看起来那么落寞。

“我是说,既然你已经选择这个点出来,不管你是来看自然奇观还是来拿点吃的,就这么回去是不是有些不妥?”

她一如既往抱起了双臂,之前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而现在这个动作已经成了习惯。她总是听起来懒懒的没有干劲,这会儿在凌晨听起来更有些疲惫。

渐渐走近,她有些怀疑这个半夜站在客厅的家伙是小偷了,可这个不说话的人从头到脚也太像家里那个毛毛躁躁的中间孩子了。她有些好笑地去点他的肩,不出所料依旧没有反应,“老天啊,你吃坏肚子了还是什么?耳朵不听使唤了?”

他迈开步伐朝房间走去,维奥莱特确信他是被俯身了还是什么其他的连忙走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嘿,你怎么了?”

他看见她眼里写着的情绪是“关心”,他漠着脸继续走直到被她拉住,而这回她喊出了他的名字。

 

 

 

 

维奥莱特不行了,从那逃出来后她状态一直很差,在医院的病床边他迟迟不肯离去。

他劝父母回家,他和小杰会留在这里。

医院对他这样一个适应快节奏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噩梦,周围一切都是那么缓慢那金属器械的碰撞声和他人的呼吸声简直要将他带疯,可他不能离开他得在房里看着Vi。

这些天他想了许多他从没思考过的问题,如果她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一直以来他都是把她的存在当作理所当然,他从没想过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还记得他们以前接触过的那对兄妹,那对有着不同理想报着不同理念的兄妹,在父母的意见上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这种情况下到底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他再也不知道了。

他那时候还小分辨不清谁对谁错,但是放到现在他也不知从何说起。

埃弗林讨厌超级英雄,她认为超级英雄使人软弱。而兄妹中的哥哥还是朝着他们父亲的理念前行,他自己成了通信公司的老板拉着妹妹建立起一个城市联系。埃弗林认为她的哥哥是一个孩子,一个只记得父母活着并与超级英雄并存的一个时代的孩子,而她自己走出了一条道路,可她自己不也是处在一个过去的概念里吗?

因为父母的错误判断将过失记在哥哥头上,她一直在地下从事自己的工作摧毁人们的信念, 用超级英雄和先进科技摧毁人们对科技对英雄的信任。这难道不是小时候事件对她的影响吗?

她认为超级英雄令人作呕。她和她的兄弟一样被过去的阴影纠缠,没人能走出过去的阴霾。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她躲避哥哥的同时也在逃避自己。

兄妹俩并没有很好地解决父母去世的问题,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并没有好好谈过,从他们出现到消失达什就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告不得人的秘密。那种兄妹间的矛盾与纠缠在他们成长年纪中不减反增。

兄妹俩各有各的理,没有谁饶过谁。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他们两个还是活在父母事件的阴影下。只是两个人的走向不一样罢了,哥哥选择成为通信公司猎头,妹妹则选择成为摧毁现代人信念的那个人。

没有好与坏之间的那个词,也没有善与恶中间存在的理念,我们都生活在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

 

 

 

 

“Violet?” 

他在半夜时分捂着脸颓然自想时听到了轻微的呻吟,将手从脸上拿下来还是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她看上去很虚弱,一如那天在敌人基地呼吸浅绵的样子,他隔着氧气面罩去碰她的脸。 

“达什,你在哭吗?”

她试着笑,可扯动肌肉对此时的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她连手都抬不起来。

他所有的情绪积在一起就差没跪在床边了 ,声音里带着恐惧和失而复得的释怀他紧紧握着她的手,泪水顺着脸部轮廓滑落。膝盖住不住抖,连话里也带上了颤音。 

“Vi,别再离开我了。”

“好吗?”

她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但她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她去抚摸他的脸。

“没事的,达什,我没事。”

随后沉沉睡去。

 

 

 

 

她去触碰他的脸来确保眼前的人是真实的,头发乱糟糟遮着眼睛,那双蓝色的像极了家里人的眼睛,他的精神状态简直像她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黑眼圈在眼下和他无精打采甚至绝望的眼神。

“你做噩梦了吗?”

她的手轻轻滑下他的侧脸,轻声询问被他的手掌覆盖住。

他将脸贴近她的指尖,就像迷途的孩子,皱起的眉宣誓着自己的痛苦。

“能……和我说说吗?”

她不知道怎么回应此时的达什,她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摇摇欲坠仿佛马上要坠地而她是沙漠中的唯一绿洲。窗外的闪电快乐地打着下落的雷鸣,一记一记响在她耳边。她唤他名字的那一句话被闪电吞没了声响,而她只看到白光闪在两人的面上,自己也被达什拉进了怀里。磕在她肩头的下巴紧绷着,他的手指抠进她的血肉里。他在颤抖,他在深深吸气,而吐出的是她的名字。

他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好像他第一次知道她是谁,他在记忆他在思量她到底是谁,在他的生命中她占据着怎样的地位。她的腰身在他紧锢下狠狠向他手臂里弯曲,乌发瀑布状倾泻在脑后,她感到呼吸困难。他的情绪感染到了她,她不由得将手伸至他背后越过他的肩膀按到他的脑后。指尖深深抓进他的发根,没事了,没事的,达什。轻拍他的背,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

她记起一件事,达什小时候其实很爱哭。 

 

2018-07-28Parr姐弟
评论-5 热度-7

评论(5)

热度(7)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