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 0.1

你在这所学校见过的人总是匆匆而过,不过你是能记住几个面孔的,在忙忙碌碌背着书包上下学的高年级中你有时候会见到的同一堂历史课里那个姓普蒙托利的家伙。作为高中即将毕业的一员他搞的事情还真不少,只要是校级活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你撑着脑袋兴致缺缺看着屏幕上直播的高中生辩论大赛,究竟是谁允许这堂课忽略书本观看市级辩论赛的啊。转笔、睡觉、看格子窗外校工清理草坪这些事他都干过了,他开小差时间之久以至于观摩了他们剪出兔子形状灌木丛的全过程,其精湛的工艺让他忍不住在手腕处鼓了两下掌。

看一眼墙上的钟,才过去了半节课。

他只好趴在桌子上“听”老师布置的课堂作业,从电视上人的叙事方式和谈吐姿态来看,他已经知道普蒙托利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夸夸其谈的说话腔调和及时做出的手势都证明了他的看法。

那个有着乖乖头的普蒙托利刘海恰好弯到眉上,一丝不苟的装束和挺得笔直的身板以及衬衫上一点红色装饰的领结都在他身上随着主人放着光。论题辩证完毕,普蒙托利露出了完美的微笑来感谢现场观众。教室里趴着的人闭上了眼,虚伪。

他其实不常见到普蒙托利,校级干部通常是一下课就奔向学生会,要说为什么他在浩浩荡荡的学生会里会认识那个人,他也真不知道。也许是,他虽然看似低调但只要往活动会场一站,他几乎可以盖掉主讲人的的一半风头。即使他什么都没干。

他们这所学校也是普普通通,除了法定节假日一些返校舞会等等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大事件。等等,上个月好像有一个什么知名教授来开过演讲。他虽然没去但第二天从女生们兴奋的言行中也知晓了一二,首先他不知道演讲的主题是什么,因为女生的重点只放在了那个教授的身高和外形上。他经过走廊的时候不只一次听到过某某教授的身形有多好,他往那一站整块黑板都在泛光。有些人甚至录下了那次演讲的部分内容,女生们只要聚在一起就会放出来练练她们的尖叫本领。他翻翻白眼,你们真的有理解一丁点演讲的主题吗?我们不用通晓,教授本人就是正确的完美诠释!女生们是这么回答他的。

这回坐在大堂里依旧冷淡着脸听消防演习的他曲着腿盘算着离结束还有多久时间,离他三排的位置有骚动的女生不断窃窃私语,不时夹杂着低分贝的小声尖笑,看那激动握同伴手的阵势要不是情况不允许她们这会可能就在这里跳起胜利之舞了。至少她们很开心,那这场演戏就没有白费,他耸耸肩环顾讲台全景。怎么回事,学校的保安换人了?那个新来的面孔他从没见过,挎着手笔挺地矗立犹如一具大理石光滑雕刻的塑像一般。黑发蓝眼面容英隽薄唇上一道狰狞的长疤滑至下巴,即使有厚重警服覆盖着也依稀能看见胸前的肌肉。你不会想被那双臂膀掐一下,不过看样子前排的女生正想做一些不那么合法的事情来吸引那个警官的目光。

 

 

“诶,我给你看照片。我那天好不容易拍下来的。”

“————!!!!!”

你不用想就可以知道那是一声掀翻屋顶的尖叫,他捂着耳朵发现几乎是一半的女生都凑过去挤在那部手机前。在无数“发我一张,发我一张”的呼声中,有一道声音脱颖而出。束发带女生紧抱双臂,不屑地掂量着自己的手机,“你那张偷拍的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有人有那天消防演习的照片吗?”

此举更是引来了更大声的尖叫热潮,束发带女生紧紧捧着自己的手机防止饿狼们抢走宝贵照片。“你不也是偷拍吗?”“没错,可那天只有我敢举起手机,演习不准携带手机,这是广播里讲了的。”

“慢着——”背着精致方包的另一个女生竖起手指,“你们这些都不算什么,学校念叨了那么多年的股东你们有见到过一个吗?”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名股东不仅和我们学校有合作,而且……”她托着自己的钻石小包慢慢拿出粘满贴纸的粉色智能机,“我这张照片比你们的有价值多了,既不是偷拍也不是抖动模式拍到的高糊质量。”

他悄悄瞄到了那张神秘股东的照片,男人西装打领的只看得到背影,仅仅是一张背影就足够看出他的吸引力有多强,他差点恍不过眼来,一定是教室灯光的缘故,啊他错过正面照了。

“那是我见过最美的一双蓝眼睛……”

他听到有人感叹,不想再待下去他直接拎着包走人。

开什么玩笑,经过走廊掠过大堂再走出校门,他脑海里的那副关系图串起来了。他总觉得有什么既视感,那个身形高挑的演讲教授,不苟言笑的演习警官甚至那个不知名的学校股东。这些天经历的这些事情在他脑里教成一团,那些出现在这所学校的人都是黑发蓝眼。有这种可能性吗?不不不,他是被女生们的热情带昏了头。不可能的,哪有这么巧的事。

他们的面容叠加起来,你会有什么发现呢?


2018-09-03POM
评论-2 热度-14

评论(2)

热度(14)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