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受阻他只能靠其他五官来了解身处何处,布料在他眼部安置手被绑在背后他被推上了阶梯,他不知道脚下有什么所以在台上表演了隔道踩空。好吧,看来并不是要给他下套,那就暂时相信这些陌生人吧。他在人声鼎沸的周围环绕音中判断自己应该是在一个拍卖会上,而展品应该就在身边,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要他上台,是作为特别嘉宾吗?

“我们在拍卖会吗?你们在拍卖什么?我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丛林里也有拍卖会。噢,这样吗,我是商品。我是商品?!!”
被安保踹一脚膝盖他就跪了下来,他这会脾气出奇得好被压着和其他“商品”在台上一字排开。台下不少人在小声嘀咕这个价是不是太高了,上面那个亚洲人值不值这个价钱。在一群人质中投标竞拍的几个人已经被带走,场地沉浸在一片静默中。一个一身黑的酷衣女子举起木头削骨的标牌,“我出最后标价。”竞拍锤落,成龙被牵引至她的手中。

 

 

 

“请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作为卖品被牵着绳子一路走的人即使蒙着眼睛还是显得异常友善,边走边念叨仿佛他和这个见不着面的人是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噢,我磕着石头了。不要紧,没摔倒。”
“你到现在没出过声,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听上去并不像是一个问句,他亲切的问话反而令她起了异感。
蒙着黑布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问起她是谁,没有质问刚才仪式的性质更没有怀疑她的目的性,他只是乖乖让她牵着走,两个手腕绑在一起他还很乖不反抗,她走哪他跟到哪。

她可以相信自己的气场,但是为什么他不逃呢?甚至都没有尝试挣脱绳索,一次也没有。

 

 

 

 

买下他的人是小玉,你也可以说是另一个地方的小玉。
因为……她确实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这个时空的小玉和成龙似乎失去了联系,你问她为什么知道?
从她摘下他的眼罩他的面容忽然明朗起来,他笑的样子好像见到了百日未见里的阳光她就知道。“小玉。”他如释重负地喊出这一声,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谁,盘腿坐在地上笑得像个五岁的孩子。这就是她想到出了什么事儿的时候。 

某种程度上她虽说是另一个地方来的小玉,成龙看见她却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她已经成年了。

而这个时空的成龙,他的侄女还不过十二岁。

 




在第三次放上那块红石头后土块堆成的寺庙还是静悄悄的,成玉开始慌了,她第一次在这个时空表现出了惊慌。成龙放石头这件事可以恢复她世界里的一个重要关键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必须是成龙亲手放上那块石头,但她是这么被告知的。
她记得她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她第一次到美国是二十岁那年,拉着行李箱头上戴着墨镜好遮挡热辣的阳光,在古董店见到那个男人时她伸出手,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
“你好,成龙。我是你的侄女。初次见面,我是成玉。你也可以叫我成警官”
她拘谨又效率,平时冷漠疏远但又随性成行,成龙时常拿不准侄女的心思。
他摸着脑袋想她小时候会是什么样的,他错过的那几年里她会是什么样的,会不会也是一个问题少年。



原来是他们找错了石头,古老寺庙需要的是那块闪着荧光的冰绿色玉石,比起闪耀的红宝石看来它更喜欢阴凉的玉石。
后来她想当然是玉石啦,玉石放进手上凉凉的特别舒服,一种沁人心脾的通透之感从手心扩散至身体,就比如,你大热天顶着热汗一身脾气,只要一被人给了块玉石手心立马凉快起来。

“可惜我这块从权杖上抠下来的石头了,镶到原来的地方应该能卖不少价钱。”
“小玉,你这是不对的。”
于是她眉毛一挑讲了个她那个世界成龙的故事,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在装傻他这一路一直不在线上,走的姿势也晕乎乎的,然后他不小心弄掉了她手上那块宝贝红石头。

她当然生气了,这可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另一个山头扒来的价值连城的宝石。

“真对不起。”

他摸着自己的脑袋,在被打的边缘小心翼翼,“除了这块石头我没有可以赔给你的东西了。”他手心里的是那块通体透明的玉石,日光给其罩上了一层莹绿色的亮彩,她几乎就要把“你既然一直带着这块要命石头为什么不拿出来”这句话喊出来时深吸几口气。冷静,她告诉自己要冷静,在别的地方发脾气可不是她原计划里的事项。

将那块玉石放上基殿正中之时她可以看到神像跃出的种种回忆直直进入他的脑海,她在记忆泡沫里看到的那些景象往她脑袋里敲了一下。她知道为什么他看上去傻乎乎的了,他缺失了这个世界小玉的记忆,他生命里的一部分不完整了。

 



“玉能辟邪。”
他的问题是他不记得这个时空的小玉,他一点关于她的记忆都没有,他的记忆是成玉来的时空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些延续到了他这里。
所以看到成年样子的成玉他一点都不惊讶。
他朝走向传送通道的成玉说道,伸着的手上摊着那块玉石。
“我得走了。” 
“记得把小玉想起来。”
“你如果不想起来她会伤心的。”
“是你那个时空的小玉告诉你的吗?”
她一愣,“是啊。”
随后一笑经过传送通道消失不见。



他会在任何一角发现的,穿着橙帽衫的成小玉握着那块暗色的玉石一直在等待他的到来。

 












*

后来写这篇的时候找不回那时候的感觉了……所以没头没尾的中途好几次想放弃实在想不起来当时是怎么想的了应该是一个别时空的成年小玉来到这个时空找到龙叔要挟他帮忙的故事但是丢失记忆的龙叔有些傻傻的 他没了这个时空小玉的记忆所以一直想不起来这里还有一个一直等着他的小玉


2018-08-23成玉
评论-6 热度-3

评论(6)

热度(3)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